长孙无忌说道:“陛下,无敌钱庄,不过是一个商贾钱庄,朝廷向商贾借贷,此事若是传出去,成何体统,尤其是被外邦知道,就会有无数人知道我大唐国库空虚,如今,正值大唐与吐蕃交战的关键时期,东北有高句丽虎视眈眈,大唐国库空虚的消息传出去,只恐边境会生变啊!请陛下三思!”

    王珪也跟着说道:“陛下,长孙大人言之有理。想当初,陛下指定让杜荷担任救灾的主官,便是看中杜荷有力挽狂澜之本领,若是连区区一百万贯钱都无法解决,那这主官还有什么意义……”

    陈叔达点头道:“陛下,臣听闻无敌钱庄的接待,利息高的吓人,国库就是有再多钱,只怕到时候也难以满足无敌钱庄的胃口啊!”

    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

    一个御史竟是忍不住说道:“陛下,无敌钱庄就是个骗子,是我大唐的毒瘤,不思劳作,却整日想着放贷赚钱,真是岂有此理。请陛下下旨,将无敌钱庄取缔。”

    这人,竟然想一棍子打死无敌钱庄。

    李二听了,神色顿时不悦。

    因为,他也是无敌钱庄的大股东啊。

    他挥挥手:“卿说话未免太过难听,还有,今日是朝堂讨论救灾的钱如何筹集,却不是讨论无敌钱庄,前言不搭后语,岂有此理,你好好回去反思一个月吧。”

    “啊……”

    御史顿时就傻眼了。

    李二见朝中大臣多数反对国库拨钱给杜荷,说道:“诸位爱卿,虽说国库困难,但救灾也不可耽误,你们可有什么办法?”

    王珪:“没有!”

    长孙无忌:“臣愚钝!”

    “恕臣无能为力!”

    “臣惶恐!”

    “钱的事,最难解决!”

    ……

    一个个大臣,平素自诩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现在,却纷纷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表示毫无办法。

    此前与杜荷关系匪浅的戴胄,也闭口不言。

    这老家伙在报复杜荷强行征用他打算用来重建府邸的原料呢。

    李二有些好笑地看着杜荷,“咳咳,荷儿,你这人缘,有点差啊!”

    杜荷转身,将方才明确反对自己的大臣的名字,一个个记在了心里。

    然后才说道:“父皇……诸位大人为国为民,儿臣佩服,只是,他们都错了。”

    错了?

    王珪跟被人踩着尾巴一样,跳起来问道:“杜荷,你说清楚,我们错在哪里?”

    杜荷平心静气地说道:“王大人,你们都错了,其实,大唐有钱,国库也不空虚。”

    有钱?

    唰唰唰。

    一道道目光,顿时盯着戴胄。

    戴胄心道:这一定是杜荷小子的报复,他报复我刚才未给他说话呢。

    他瞪了杜荷一眼,大声说道:“陛下,诸位大人,现在,国库就剩下三十多万贯,再无多余的一文钱,民部上下,也没人敢贪墨半文钱,你们若是不信,可以马上派人去查看,我要是有半句假话,不得好死……”

    戴胄为了自证清白,连赌咒发誓都用上了。

    大家自然是相信戴胄的。

    可是,哪还有钱?

    长孙无忌盯着杜荷:“杜荷,你莫不是在戏耍我等?难不成你比民部尚书戴大人还清楚国库的情形,又或者,你半夜潜入国库中,看到还有多余的钱?”

    戴胄作为民部尚书,最近因为缺钱都上火了,急忙问道:“杜小子,你快说,哪里还有钱?”

    杜荷撇了撇众人,说道:“不告诉你们!”

    “哼……”

    “岂有此理!”

    “多半是在胡说八道!”

    “是啊,如今哪里还能拿出钱来。”

    不少人都认定,杜荷就是在胡说八道,目的就是气一气大家。

    只见杜荷躬身道:“父皇,若是儿臣能找出钱来,可否用于此次长安城救灾?”

    李二沉吟道:“荷儿,不可乱开玩笑……”

    “父皇,儿臣并未开玩笑!”

    “这……”

    李二有些犹豫。

    却听长孙无忌说道:“陛下,臣以为,若是杜荷真的能找出钱来,朝廷就允许他用于救灾,当然,前提是这笔钱,不能低于五十万贯,但是,若他找不到钱,又该如何?不如,以后朝廷不再拨付一文钱给长安城救灾。”

    “好……”王珪第一个响应道,“长孙大人说的太好了,杜荷,你敢答应吗?”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杜荷的身上。

    杜荷没说话,脸色有些慌张,双手微微颤抖……

    这一切,都在说明,杜荷慌了。

    继而说明,杜荷说自己能找到钱,那就是大言不惭。

    许多人都用看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杜荷看着王珪和长孙无忌,声音颤抖地说道:“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两位大人,咱们同朝为官,何至于如此,如此一来,大家岂不是都很尴尬!”

    王珪冷笑道:“我们与你,可不是同朝为官,你只是个小小的京兆府司户参军,没有上朝的资格。”

    长孙无忌也说道:“尴尬又如何,我长孙无忌,从不怕尴尬!杜荷,你敢答应吗?”

    杜荷低着头。

    耳边传来各种讽刺的声音。

    “唉,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啊!”

    “是啊,上哪找五十万贯钱!”

    “这就告诉我等一个道理,三思而开口啊,切不可胡言乱语!”

    半晌。

    唰。

    杜荷猛地抬起头来,说道:“好,我答应了。你们可能做主,如果我找到钱,就将这些钱拨付给长安救灾?”

    王珪扭头对李二说道:“陛下,你就同意吧。”

    李二眼珠转了转,神色不动,点点头:“既如此,那朕就同意了。”

    一时间,文武大臣的目光,全部落在了杜荷身上。

    杜荷这回应该尴尬得无地自容吧?

    要不要提前给他挖个洞,让他钻进去?

    他会怎么办?

    难不成拿出一文钱说这是自己找到的钱?

    各人想法不一。

    只见杜荷从袖子里,缓缓拿出一本册子。

    王珪忍不住讥讽道:“杜荷,你别告诉老夫,这上面就是钱!”

    杜荷认真地点点头,抬头看向李二,说道:“父皇,这是半年来,京兆府各县征缴的商业赋税,合计一百八十万五千三百二十七贯,现如今,这些钱,全部存放在京兆府,本打算在年底时,与各州的赋税一起上交,奈何而今朝廷缺钱、救灾缺钱,儿臣请父皇准许,将这些钱,拨付给长安城救灾……”

    后面的话,大家都听不清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大言不惭,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