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太极殿,寂静一片。

    文武大臣,个个目瞪口呆。

    王珪盯着自己的鞋尖,脸色涨红。

    长孙无忌看了看杜荷,又看了看那册子,一时间,恨不得昏倒。

    大臣们,个个神色复杂。

    杜荷说的没错,朝廷并非没有钱。

    自杜荷担任万年县令后,便改变了以往征缴商业赋税一年征缴一次的规定,改为一月一次,而且新赋税政策,让许多偷税漏税者无所遁形,有许多商贾为了表忠心,更是一次性将一年的商业赋税一次上缴了,等到年底再多退少补……

    而今,国库空虚,但京兆府却有不少的钱。

    随后,王珪、长孙无忌等,一个个用恶毒的眼神盯着杜荷。

    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他们之前,根本没人想到这一茬。

    虽说新商业赋税政策在京兆府、长安城搞得红红火火的,可在场的都是朝中大佬,许多人心底认为杜荷这是胡闹,根本没放在眼里,最多是茶余饭后,说杜荷不务正业而已。

    谁曾显会这样……

    李二也惊愕得说不出话来,问道:“荷儿,你说,京兆府现在收上来的赋税有多少?”

    杜荷淡定地说道:“一百八十万五千三百二十七贯。”

    “多多多……多少?”

    “一百八十万五千三百二十七贯。”

    杜荷重复道。

    虽然说杜荷方才已经说过,但此刻再次听到这个数字,还是忍不住震惊。

    这笔钱,可是现在国库的近六倍啊。

    也就是说,整个大唐的国库,加起来还比不上京兆府。

    戴胄激动道:“陛下,快,快,快派人去京兆府,将这笔钱全部运送到国库,原本,国库已经捉襟见肘,但有了这些钱,就很宽裕了。”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作为民部尚书,管理天下钱财,戴胄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钱不够。

    不等李二反应过来,杜荷便说道:“戴大人,你别激动,这笔钱,民部拿不走。”

    “嗯?为何?”戴胄顿时大惊失色。

    杜荷笑道:“戴大人难道忘了,方才父皇和文武大臣,已经答应了我,若是我能找到钱,这些钱就全部拨付给长安救灾,戴大人现在想将这笔钱全部拿走,你难道是想置父皇于言而不信的境地,你难道想让满朝文武大臣背负不仁不义不知廉耻的骂名吗?”

    “我……这……”戴胄竟是说不出话来。

    王珪、长孙无忌、陈叔达等正陷入尴尬中。

    一时间,竟无人敢反驳杜荷。

    李二咳嗽一下,说道:“荷儿,朕……朕的确是答应过你,这笔钱,便拨付给长安救灾吧。”

    王珪激动道:“陛下,不可,这可是一百八十万贯,怎能全部用于救灾?”

    李二看了王珪一眼,正色道:“朕作为一国之君,岂可言而无信,这一百八十万贯,全部拨付给长安救灾临时指挥中心,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不过,荷儿,如今国库有难,这笔钱,始终是朝廷的钱,朕决定,收回一百万贯,其余八十万贯,由你支配。”

    先拨付,再收回。

    都是皇帝的钱。

    没毛病!

    杜荷撇了撇嘴,心道:太黑了,比黄世仁还黑啊!

    不过,看李二的样子,这笔钱不给是不行了。

    杜荷点点头:“多谢父皇!”

    ……

    杜荷火急火燎地回到指挥中心,立即将戴金云叫过来。

    杜荷吩咐道:“金云,立即安排车马,去京兆府,将八十多万贯钱,全部弄到指挥中心来。”

    戴金云惊讶道:“老师,陛下不是已经答应给钱了吗?不如,将那些钱,暂时存放在京兆府衙,如今救灾的人手不足,将这些钱放在指挥中心,多有不便。”

    杜荷摇摇头,说道:“父皇倒是已经答应了,可这没有敕旨,也没有签字画押,戴大人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他肯定不甘心只带走一百万贯。戴大人多半会让人强行将所有钱带走,到时候最多被父皇训斥一顿,但换来的却是八十多万贯啊。”

    戴金云恍然大悟,一拍大腿:“老师,我这就去。”

    说着,他就急匆匆往外跑。

    ……

    大街上。

    一队车马正快速行驶,两侧有禁军护送,路上过往的百姓见了,纷纷避让。

    为首一辆马车里,正是戴胄。

    旁边,一名官员说道:“大人,这接受京兆府的赋税,下官来就可以了,大人何须亲自跑一趟。”

    戴胄正色道:“你懂什么,本官要的是一百八十万贯,不是一百万贯,刘文通那厮不知变通,本官不亲自出马,他怎肯拿出来。”

    “大人,高明啊!”

    马车很快来到京兆府门口。

    本来应该直接进府衙的,哪知道停住了。

    戴胄不高兴地问道:“怎么回事?”

    民部官员急忙跑过来,说道:“大人,前面有一队车马出来,挡住了去路。”

    “不好……”

    戴胄心头一跳,急忙跳下马车。

    他急匆匆来到大门前,却见一辆辆运送开元通宝的马车正往外走。

    一个青年正在指挥手下人运输。

    正是戴金云。

    戴胄冲上前,呵斥道:“金云,你在做什么?”

    戴金云转过身,看见戴胄,愣了愣,说道:“叔父,奉我老师的命令,正在运送钱回指挥中心。”

    “你运了多少?”

    “一百万贯!”

    “什么?”戴胄差点站不稳,“混账,杜荷好大的胆子,连国库的钱都敢动,陛下只给他八十万贯,他胆大包天,竟敢运送一百万贯,来啊,拦住他们。”

    戴金云十分淡定,说道:“叔父,拦不住了,已经全部运走了。”

    戴胄往不远处一看,果然,最后一辆马车已经消失在街角。

    戴金云拿出一张纸,说道:“叔父息怒,这是我老师给的欠条,指挥中心向民部借款二十万贯,待救灾完成后,如数奉还,叔父你过目。”

    唰。

    戴胄将那欠条拿过来,刚想撕了他,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戴金云告辞。

    戴胄气的跺了跺脚:“千算万算,没想到杜荷这小子如此机敏,竟是提前动手了,本官非但没有拿到一百八十万贯,还折损了二十万贯……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民部官员问道:“大人,还运吗?”

    戴胄咬咬牙:“运,赶紧运,再不运走,这八十万贯也保不住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抢先一步,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