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救灾临时指挥中心。

    戴金云回来见了杜荷,担心地说道:“老师,我方才离开京兆府时,看见我叔父怒气冲天,我叔父的脾气,多半会进宫告状,到时候,陛下要是怪罪,可怎么办才好?”

    杜荷摆摆手:“父皇日理万机,哪有心情管这等小事,放心吧。”

    对李二的脾气这块,杜荷拿捏得死死的。

    ……

    皇宫。

    御书房。

    李二正坐在桌后批阅奏章。

    赵阳走进来,小声说道:“陛下,民部尚书戴大人求见。”

    李二抬起头来,“哦,是戴爱卿,快,让他进来。”

    戴胄走进来,满脸黑线,情绪很不高。

    李二见状,放下手中的奏章,好奇地问道:“戴卿家,几日前,国库空虚,你为国操劳,辛苦了……只是,如今杜荷已经为国库带来了一百万贯,民部也不必担心无钱可用,你如此愁眉苦脸,这是为哪般啊?”

    戴胄上前,行了一礼,说道:“陛下,不是一百万贯,是八十万贯……就在方才,臣亲自带人去京兆府运钱,哪知道,杜荷抢先一步,运走了一百万贯。”

    说完,戴胄本以为李二会大发雷霆。

    哪知道,李二又拿起那奏章,轻描淡写地说道:“那日在太极殿上,杜荷的确说过,如今长安城救灾,还缺一百万贯,既是京兆府的商业赋税,是杜荷一手收上来的,多给他二十万贯,也无妨,只是,此事不要声张……”

    戴胄愣了愣。

    他知道,李二这是保护杜荷。

    若是让朝中那些家伙知道杜荷多运走二十万贯,只怕*杜荷的奏章,又要雪花一样飞入宫中了。

    “臣告退!”

    戴胄很是郁闷。

    ……

    长安救灾临时指挥中心,最要紧的事已经解决。

    有了钱,所有的救灾,都有条不紊地进行。

    管城大队按照杜荷的吩咐,继续加大征用所有建筑原料的力度。

    一个月过去,整个长安城,竟是无人能新建一座府邸。

    所有的怨气,都集中起来,已经有隐隐压不住的局面。

    ……

    侯府。

    侯君集瞪大眼睛,看着侯毅。

    侯君集郁闷地说道:“毅儿,当初是你告诉为父,拆了侯府,三天就可以开始重建,三天又三天,十几个三天都快过去了,也不见动静,侯府上下,人人都快绝望了你知道吗?”

    侯毅安慰道:“爹,重建侯府,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今,长安城救灾才是头等大事,一切要以大局为重。”

    侯君集不放心道:“毅儿,你老实告诉爹,你是不是根本没钱,所谓二十万贯,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侯毅摇头说道:“爹,我的确有十万贯,这是这几年我在大唐建设公司自己挣的钱,余下十万贯,是老师答应给的,老师一定不会骗人……”

    “骗子……”

    侯君集咕哝道。

    ……

    指挥中心。

    侯毅站在杜荷面前,有些无奈道:“老师,我爹那边,快压不住了,他今早又找我了,还扬言说,要是十日内侯府再不动工,就要把我赶出家门,从此断绝父子关系……老师,要不,我带点工匠过去,先去随便挖两下,让我爹宽心宽心?”

    杜荷站起身来,踱步说道:“十日时间……”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许知远和魏叔瑜联袂而来。

    一见到杜荷,许知远就急忙说道:“驸马,最近几日,民怨很大,许多大户,已经快压不住了。”

    魏叔瑜说道:“杜兄,强行征用大户们的建筑原料,让他们不能修缮府邸,短时间还好,时间一长,肯定会出乱子啊……”

    几人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杜荷听了,一言不发。

    想当初,管城大队强征所有的建筑原料,是白封丘出来顶锅,大家将怒气撒在了白封丘身上。

    而今,白封丘已经被贬谪出长安,这些大户,自然要将怨气转移到管城大队身上。

    半晌,杜荷抬起头来,嘴角微微一笑:“怒气值攒的差不多了,也该行动了。”

    说着,杜荷就往外走。

    戴金云急忙问道:”老师,你去哪?”

    杜荷头也没回:“去拜访戴大人!”

    戴金云面色一变:“老师,万万不可……我叔父因戴府不能重建,还有咱们多运走二十万贯赋税之事,正在气头上呢,你去见他,多半不会有好事……”

    可杜荷的背影,已经消失了。

    ……

    戴府。

    大门口。

    戴府的管家看着杜荷,说道:“杜驸马,对不住了,我们家老爷不在。”

    杜荷看着管家,笑问道:“是你们家老爷叫你这么说的吧?”

    “呀,你怎么知……”说到这里,管家突然捂住嘴巴,说漏嘴了。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你去告诉戴大人,最近几日,可能会有几场大雨,住在帐篷里,恐怕多有不便,若是他不想让戴府上下再继续住帐篷的话,我倒是有个法子……”

    “杜驸马请稍等!”

    管家一听,激动地往里面跑。

    杜荷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于是转身往回走,咕哝道:“看来是我低估了戴大人的忍耐,这家伙还是比较有骨气的……”

    话音未落,就听见后面脚步声响起,一道急促的声音喊道:“驸马留步!”

    杜荷回头,看见管家正急匆匆跑上来。

    管家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驸马,我们家老爷有请。”

    杜荷见状,好笑道:“管家,戴大人怒气未消吧?”

    管家点点头:“正是……老爷正在气头上呢,驸马待会可要小心一些,老爷这几日脾气不好,我都被他骂了好几次……”

    “无妨,待我去见见他!”

    ……

    戴府内。

    一顶帐篷旁边,桂花树下。

    戴胄正坐在椅子上,猛地将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

    “岂有此理,老夫乃是堂堂的民部尚书,朝廷大员。竟然连房子都没有,只能住在这帐篷中,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都是杜荷这小子害的……”

    “太过分了……”

    “还有金云这个吃里扒外的,老夫真想将他逐出戴府,一刀两断啊。”

    戴胄拍打着椅子,愤怒地说道。

    在对待自家子侄这件事上,戴胄和侯君集保持了一致,那就是都想恩断义绝,解除关系。

    又听戴胄说道:“杜荷小子害我,若他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定一刀劈了他。”

    话音未落,就听旁边一道声音响起:“戴大人,我来了,你砍死我吧。今天你要是不砍死我,你就不是个男人,来啊,砍我啊……”

    ……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你砍死我吧,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