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杜荷忍不住说道:“戴大人,恐怕不是父皇要去看,是你主动邀请父皇的吧?”

    嗯?

    戴胄一愣。

    他本来想忽悠杜荷。

    哪知道,杜荷竟然看穿了一切。

    这小子,有点门道啊。

    他有些尴尬道:“咳咳……这都不重要,主要是,陛下要去,朝中许多大臣也要跟随,我可是在他们面前夸下海口了,当日你对我说的话,我原封不动地吹了出去,若是明日去了宅子里,寒酸无比,我这张脸往哪放,我可就真的成大傻子了!”

    虽说戴府上下已经搬去了鄠县。

    可戴胄却还未去过。

    他现在别说宅子长什么样,就是自家宅子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

    忐忑啊!

    杜荷笑道:“所以戴大人前来,是想让我早做准备?”

    “不错,你最好赶紧派人去布置一番!我听闻你那大唐家具厂搬去鄠县之后,又做出了不少的好东西,这样吧,你都弄点过去摆置起来,还有,玻璃厂,鄠县农场,养猪场的好东西,也全部弄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戴胄似笑非笑地看着杜荷。

    杜荷说道:“戴大人,你是想,让我将大唐家具厂、玻璃厂的好东西,都弄过去,表面上是为了应付父皇去检查,给大唐建设公司争面子,但过后,你肯定会想个办法,将这些东西扣留,以后就成了戴府的东西,对吧?”

    唰。

    戴胄脸皮再厚,也忍不住了。

    这已经是杜荷第二次拆穿他的想法了。

    他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不高兴道:“你这年轻人,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不想跟你说话了……岂有此理!”

    说着,戴胄气呼呼地就走了。

    ……

    戴胄前脚刚走,大营中,顿时爆发出山一般的大笑声。

    戴金云说道:“老师,我叔父一向口才很好,教训别人,一套一套的,没曾想,今日竟然栽在了你手里。”

    侯毅问道:“老师,当真要按照戴大人的吩咐,去鄠县戴府布置一番吗?”

    杜荷摇摇头:“不必,鄠县的所有房子,都是为师亲自设计的,由大唐建设公司建造,绝不会有任何问题。你们还是考虑考虑怎么卖房子吧。”

    “是!”

    杜荷一个人走出大营。

    一边走,却是一边思考着。

    鄠县的房子要想卖给长安城的人,就要先打消人们的疑虑。

    所谓的疑虑,杜荷早就总结过,无非就是几点:

    第一,位置偏僻,距离长安城较远。

    第二,鄠县只是个小小的县城,生活不便。

    第三,京城人变成县城人,心理落差极大。

    其中,第三点是最为要紧。

    如此多的人,哪怕勒紧裤腰带,也要在长安城定居,要的无非就是一个京城人的身份而已。

    要打消这个疑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杜荷看了看天空,自言自语道:“或许,这就是一个机会……”

    ……

    次日一大早。

    杜荷还在睡梦中,就被砸门的声音给吵醒了。

    本来今日长安救灾临时指挥中心无事,他打算在莱国公府睡个懒觉,昨晚与两位公主畅谈人生,深入交流,实在疲惫不堪。哪知道,竟是被人给吵醒了。

    吱嘎。

    推开门,老傅紧张地说道:“少爷,宫里来人,说是有陛下的口谕要带给你。”

    自打杜如晦病倒,老傅便从鄠县农场回来,守着杜如晦。

    如今,杜如晦对外宣称大病还未完全痊愈,老傅也守着不离开。

    至于农场,早被这老头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杜荷来到前厅,却看赵阳一副焦急的样子。

    见到杜荷,赵阳急忙上前,说道:“哎呀,杜驸马,可算找到你了……我还以为你在长安救灾临时指挥中心,我先去的那里,没曾想驸马还在家呢!”

    果然,赵阳跑得大汗淋漓。

    杜荷问道:“赵总管如此匆忙,可是有什么大事?”

    赵阳说道:“驸马,陛下和大臣们要到鄠县去查看救灾的情况,特让你陪同。”

    杜荷哑然失笑道:“父皇这是要我当三陪啊!”

    赵阳惊讶地问道:“敢问,何为三陪?”

    杜荷解释道:“无非,陪同视察,陪同赈灾,陪同处置各种大小事务而已。”

    赵阳听了,觉得有道理,夸赞一番,才说道:“杜驸马,此刻,陛下和大臣们,恐怕已经到永宁门外了,你看咱们是不是现在出发?”

    杜荷点点头,“老傅,备马。”

    不多时间,杜荷的宝马七三零便被牵了过来。

    杜荷来到后院,翻身上马,便从后门冲了出去。

    ……

    永宁门外。

    早有一队人马在等候。

    正是乔装打扮成商贾的李二等人。

    皇帝李二,司徒王珪,司空长孙无忌,左相房玄龄,御史大夫魏徵,吏部尚书尉迟恭,兵部尚书侯君集……都是一群大佬。

    若是有人丢过来一个炸药包,大唐就彻底乱了。

    不多时间,杜荷终于到了。

    礼部尚书陈叔达不满地说道:“杜荷,你年纪轻轻,却让陛下和大臣们等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成何体统。”

    杜荷扭头瞥了陈叔达一眼,笑道:“陈大人,终南山有个老翁,今年已经一百二十岁了,你知道,他如此高寿的秘诀是什么吗?”

    “什么?”陈叔达问道。

    杜荷说道:“因为他不喜欢多管闲事!”

    陈叔达:“……”

    “噗,哈哈……陈大人,杜荷再骂你多管闲事呢……”尉迟恭大笑,说道。

    陈叔达气得鼻子翘起来。

    周围人忍俊不禁。

    杜荷继而严肃起来,盯着陈叔达:“风吹皱,一池春水……”

    “什么意思?”陈叔达忍不住问道。

    杜荷大声道:“*何事!”

    “噗……”

    尉迟恭忍不住,又开始捧腹大笑。

    陈叔达却是气得直跺脚。

    见状,李二不得不说道:“好了,荷儿,休得胡闹……出发吧!”

    上马的上马。

    上马车的上马车。

    队伍出发,朝着鄠县的方向而去。

    此次李二视察的地方,便是鄠县南边的一片。

    这里地势低洼,平坦,是此前洪灾受损最严重的地方。为了看到真实的一面,李二事先交代过,不允许惊动京兆府和鄠县。

    所以,现在鄠县上下官员,都还不知道李二视察之事。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何事,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