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几座山丘,就接近王村了。

    长孙无忌走在李二身边,介绍道:“陛下,王村有一条小河穿过,靠近秦岭山麓,受灾时,河水泛滥,山洪汹涌而来,周边山丘被洪水冲垮,房屋倾倒无数,良田被冲毁许多,许多人流离失所,有许多人,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下落,这王村,确实太惨了……犬子担任鄠县县令,未曾有丝毫的懈怠,大灾过后,他便第一时间赶到王村,与百姓吃住在一起,带领百姓一起救灾,脚被扭伤三次,每日只睡两个时辰……”

    李二忍不住说道:“冲儿是个好孩子,等此事了,朕要好好重赏他。”

    其他大臣,也纷纷开口。

    “长孙冲是我看着长大的,这孩子小时候就有悲天悯人的情怀。”

    “是啊,他担任县令,却是屈才了。”

    “鄠县有这样的县令,那是百姓的福分啊。”

    “要我说,长孙冲担任县令,比杜荷担任县令的时候,强太多了。”

    ……

    杜荷本来不想说话,可听到这些家伙渐渐将矛头指向自己,捧一踩一,捧长孙冲,踩他自己。

    他的小脾气就忍不住了。

    杜荷凑过来,问道:“长孙大人,听你方才所言,仿佛这段时日,你就在这王村一般,真是历历在目啊……”

    长孙无忌看了杜荷一眼,有些警惕,说道:“胡说,老夫一直在朝堂上,什么时候有时间亲自来王村,这都是冲儿派人送到长安的消息,冲儿身为鄠县县令,亲临救灾之地,这些,都是他的所见所闻。”

    杜荷笑道:“若是如此,长孙大人还是尽快带长孙公子去看看医生,我怀疑他患的是……脑残,看在他做过我的弟子的份上,我给他介绍一个名义,这位名义,专治各种妇科疾病……”

    “够了!”长孙无忌脸黑黑的,直接打断杜荷的话,“你这是嫉妒,岂有此理……若不是看在杜相的份上,今日,我非打死你不可!”

    王珪赶紧过来,斥责道:“杜荷,不得无礼,长孙冲所做的一切,大家都有目共睹,你就算嫉妒也无济于事。”

    “杜荷,你就算在此胡言乱语,也掩盖不了长孙冲比你优秀的事实啊。”

    “杜荷,你就不要说话了。”

    周围的人,纷纷帮长孙无忌说话。

    就连李二也忍不住说道:“荷儿……”

    杜荷笑道:“父皇,是儿臣多嘴了。”

    不少大臣,都急忙从杜荷身边躲开。

    长孙无忌又凑上前,说道:“陛下,这王村,有一座山,名为封丘,每逢下雨,都会滑坡,山下有几户人家,此次就被波及,不如,我们先去封丘山下,你看如何?”

    李二点点头:“好,那就先去封丘山下。”

    众人跟随李二的脚步,继续往前走。

    杜荷自言自语道:“看来,长孙老妖精为了给自家儿子邀功,也是拼了啊!”

    ……

    晌午时分。

    一行人来到一座山丘下。

    走过山口。

    长孙无忌便走在最前面,大声介绍道:“陛下,诸位大人,请看,这就是封丘山下,这几户人家,三面环山,下暴雨时,泥沙俱下,可怕异常,这几户人家,住在此地,危险万分,此次,受灾也是最严重的,犬子最关心百姓的生命,是以他第一时间就来到此处,安营扎……”

    长孙无忌正准备夸赞自家儿子一番。

    说到一半,杜荷却过来捅了捅他的胳膊,说道:“长孙大人,别说了。”

    长孙无忌怒目而视,不高兴道:“你这小子怎么回事,处处与老夫作对是不是,你这年轻人,一点礼貌都没有。”

    “我……我是一片好心……”

    长孙无忌一把推开杜荷:“你走开,我不想跟你说话!”

    他转身,继续说道:“陛下,犬子这些日子,吃住都在此……”

    话说到一半,就愣住了。

    放眼望去,封丘山下,光秃秃的,别说几户人家,就是土狗也没有一只。

    想象中的山体滑坡,也没有出现。

    封丘山下,植被茂密。

    山腰处,好几处容易垮塌的地方,已经经过处理。

    原本容易积水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坑塘,水塘的水清澈见底。

    这哪里是一个受灾之地,分明就是一个世外桃源啊。

    长孙无忌傻眼了。

    他扭头,看见李二等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

    杜荷有捅了捅的他的胳膊,说道:“长孙大人,你看,我方才都说我是一片好心,叫你别说了,别说了,现在,尴尬了吧。”

    长孙无忌脸色唰的变得通红,他瞪了杜荷一眼,不高兴道:“你这小子,我不想跟你说话。”

    他疾步走到李二身前,说道:“咳咳,陛下,臣……”

    李二问道:“辅机,这是怎么回事?”

    长孙无忌咬咬牙,说道:“是臣年纪大了,记错了。”

    其实,这些都是长孙冲送到长安的信息。

    哪知道,竟然和实际不符合。

    长孙无*徊荒艹雎糇约叶印

    自己生的儿子,含泪也要替他遮挡过错。

    李二看向杜荷,“荷儿,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杜荷说道:“父皇,此地,儿臣担任鄠县县令时,来过一次,的确是一个受灾之地,儿臣便吩咐县衙的人,要在一年内彻底解决灾害隐患,至于是怎么做的,儿臣并未过问,这都是县衙的功劳,若是想搞清楚,不如请当地的里正来一问便知。”

    “好,来人,去请里正过来。”

    里正,便相当于后世的乡镇长之类,负责管理周围几个村。

    ……

    不多时间。

    侍卫,便将一个老者带了过来。

    王珪对那老者说道:“老丈,你不要害怕,这是当今……”

    他话没说完,就被李二打断了:“老丈,我们是来鄠县经商的商人,看到此处特别,想找你问问情况。”

    李二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

    那老者看了看众人,个个都气度不凡,衣着华丽,略微有些紧张,问道:“不知几位想问些什么?”

    李二笑着说道:“听闻这封丘山,以前每逢下雨,都会崩塌,山下有几户人家,常年受灾,而今,人户不见了,这个地方,也变得风景优美,这是怎么回事?”

    老者这才放心道:“嗨,这都是鄠国公的功劳啊。”

    “鄠国公,你说的可是驸马杜荷?”李二好奇地问道。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尴尬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