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者点点头:“不是他还有谁,全天下,就只有一个鄠国公,就是杜驸马。”

    长孙无忌不高兴道:“胡说,杜荷现在已经不是鄠国公了,他现在连爵位都没有。”

    老者本来有些拘谨,听到这话,顿时就不开心了:“你懂什么……我们能有今天的好日子,都全靠鄠国公,在我们心底,他就是鄠国公。”

    老者的气势,大有谁要不是不服,我就跟他大战三百回合的趋势。

    李二笑道:“鄠国公之事,且不说,你先说说此地的情况吧。”

    老者点点头,缓缓说道:“那一年,鄠国公担任鄠县县令,听闻我们王村每年都会受水灾,亲自带人到此来观看,他回去后没多久,县衙就派了十几个人,来到王村驻扎了半年多,让我们王村大变了样,尤其是这封丘山下,县衙先是在村子里买了土地,给这几户人家修建了房子,让他们搬出去,然后,又找来梦幻集团的工匠,说到这里,又不得不说鄠国公的英明才智了,你们都不知道吧,梦幻集团,就是鄠国公一手创建的,那梦幻集团可了不得,现在有玻璃厂,家具厂,书斋,养猪场,农场,商贸中心,大唐建设公司,别的不说,就说这玻璃厂,玻璃你们知道吗?比琉璃还好,我们村的小狗子在玻璃厂做工,上个月拿回来一块,说是鄠国公赏赐的,可以用来做窗户,小狗子哪里舍得,就供奉在自己堂屋里呢……鄠国公真是古往今来最聪明的人……”

    老者说着说着就跑偏了。

    李二本来是让他说情况,他又开始吹嘘杜荷了。

    李二有些哀怨地看向杜荷。

    心想,这不是你请来的人吧?

    杜荷一阵尴尬。

    他对山发誓,他绝对不认识此人。

    “咳咳,”看见里正没完没了的,李二忍不住打断他,“老者,还是先说说这救灾之事吧。”

    “哦哦,”老者点点头,继续说道,“梦幻集团来了一批工匠,只花了一个月时间,就把这山给震住了,从此后,无论下多大的雨,都不会垮塌,而且,还在这下面种树,修建水塘,这水塘中的水,在春旱的时候,可以浇灌庄稼,夏天炎热的时候,村里的大小伙子们都来这里洗澡去暑,哎呀,这都是鄠国公给我们带来的啊,鄠国公英明神武,你说,这好好的人,陛下怎么就把他的爵位给剥了呢,要我说,当今陛下是明君,这件事,一定是朝廷的那些奸臣干的,你们不知道吧,当朝有一个司空,一个司徒,这二人最坏……”

    “噗,酷酷酷……”

    尉迟恭忍不住,大笑不已。

    司徒王珪,司空长孙无忌,二人的脸都黑了。

    这特么是杜荷请来的吧!

    李二哭笑不得,问道:“老丈,你说说,这山以前容易垮塌,现在却不垮塌,你知道是什么缘故吗?”

    老者顿时露出怀疑的神色,急忙摇头,“这是机密,不能告诉你们。”

    无论李二如何劝说,大臣们如何央求,老者就是摇头。

    最后,李二将目光放到杜荷身上。

    “父皇,你别看我……”杜荷说道。

    李二说道:“荷儿,还是你来说吧。”

    杜荷笑了笑,说道:“父皇,诸位大人,其实,解决封丘山的问题,并不难,封丘之所以会常年遇到大雨就崩塌,最关键原因在于此山中有几个暗洞,暗洞中有许多的水流,时间长了,就算不下大雨,也会将山的某一处冲毁……大唐建设公司的工匠们因势利导,修建了十几条暗涵,将水引出来,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反倒是可以作为灌溉之用……”

    众人恍然大悟。

    李二忍不住说道:“想出这个法子的人,一定是绝顶聪明之辈。”

    杜荷摇摇头:“父皇,那倒不是,想出这个法子的,只是个普通的工匠,只不过,他长期从事与河渠修建等有关的工作,时间长了,变更举一反三。鄠县此前有许多县令,他们没有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自然有不重视的原因,但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不懂得如何去解决隐患……专业的事,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才行……”

    李二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荷儿,你这句话,倒是提醒朕了啊,这就好比,让一个书生上战场带兵打仗,让一个粗鲁的将军去教书育人……敬德,吏部主管天下官员的升迁、考核,你作为吏部尚书,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才行。”

    尉迟恭哀怨地看了杜荷一眼,急忙点头答应。

    ……

    李二转身,对远处的里正说道:“老丈,我等想去王村看看,烦劳你带路。听闻此次王村受灾最严重,现在,都恢复了吧?”

    老者有些疑惑地看了李二一眼,“你们是想去王村吧,请随我来。”

    众人跟着老者往山口的方向走。

    尉迟恭凑过来,对杜荷说道:“贤侄啊,你方才说什么不好,说什么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来做,现在好了,吏部有事情干了,我想修整一段时日的梦想破灭了。”

    杜荷耸耸肩:“尉迟伯伯,这不是吏部的分内之事吗?”

    “那你也不能害我啊……”

    “我可没说话,是父皇安排的。”

    “唉,你啊你……”

    俩人一边说话,一边行走,速度倒也不慢。

    很快,王村就到了。

    杜荷走上前,来到长孙无忌身边,说道:“长孙大人,长孙公子一定吃住在王村吧,啧啧,真是一个辛劳为民的好父母官啊。”

    长孙无忌哼道:“杜荷,你别得意,冲儿现在肯定在王村,封丘山的事,只是个意外。”

    二人开始斗嘴。

    李二却问老者:“老丈,这王村受了水灾,救灾的事安置得如何了?县衙是否派了人员,拨付了资金?”

    老者一脸懵逼:“救灾,什么救灾?”

    嗯?

    大家都是一愣。

    李二问道:“前不久,一场大雨持续了半个月,听闻王村有一条河穿过,时常泛滥,此次也泛滥了,你作为里正,难道不知情吗?”

    老者顿时哭笑不得,说道:“你们随我来。”

    他在前走,李二等人紧随其上。

    穿过几户人家,就来到一条河旁。

    仔细一看,所有人都傻眼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杜荷请的托,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