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望去,一条清澈的小河,蜿蜒穿过王村。

    河岸两旁,早有用石头砌成的堤坝,足有一丈多高。两边种满了柳树,柳枝随风摇摆。

    一阵微风吹过,水面波光粼粼的。

    老者说道:“这条河,以前容易泛滥,可是,鄠国公早已让人整治过了,把河底的淤泥全部挖走,河面下降,然后又新建了堤坝,不久前,下了十多天的大雨,村民们都以为河水会泛滥,谁知道,大水连堤坝都没有淹过……这一切,都是鄠国公的功劳啊,鄠国公就是我们王村的救命恩人,没有水灾,王村的粮食收成,也比往年好了许多倍是,村民们选了全村最好的粮食,本来要送去给鄠国公,请他尝尝的,可是,我们都不知道鄠国公住在哪里……”

    老者又开始吹嘘杜荷。

    众人:“……”

    长孙无忌忍无可忍,说道:“你这老者,好没道理,说话就说话,三句话不离鄠国公,难不成鄠国公给你钱了?”

    这也是许多人心中的疑惑。

    老者冷笑道:“你这人说话也没道理,鄠国公那是什么人物,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给我钱,我们爱戴鄠国公,都是发自内心的,是自愿的,关你屁事啊!”

    里正虽然不是朝廷命官,但也是周围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再加上他根本不认识长孙无忌,发起火来,可不会顾忌长孙无忌的面子。

    长孙无忌正要发作,却见李二抬起的手,往下压了压。

    李二看着老者,说道:“若是王村没有受灾,那鄠县县令长孙冲来此救灾,又是怎么回事?”

    老者纳闷道:“鄠县县令长孙冲?你说的是那个狗屁不懂的县令吧,还好当初魏县令离开时,留下了一批县衙的官员,这些官员是真正为咱们百姓做事的,要说长孙冲,那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懂当什么县令……你们是外地人不知道,不久前,长孙县令竟然要让百姓种植水稻,他哪里知道,鄠县根本没有什么地方适合种植水稻,这件事,闹了一个大笑话!”

    长孙无忌听了,脸都黑了。

    这个逆子,丢人都丢到全鄠县了啊。

    李二听了,却是沉思起来,说道:“走吧,其余地方,也不必看了,直接去鄠县县衙吧。”

    ……

    鄠县。

    县衙。

    长孙冲满身酒气,走到后院中。

    一个中年人走过来,说道:“少爷,名册已经查清楚了,咱们此前和杜荷有协议在身,你作为县令,不得动鄠县上下所有的官员,但咱们可以暗中,让朝廷出手,只要稍微一出手,制造一些麻烦,就可以将这些官员,全部清除出去。”

    长孙冲高兴道:“好,太好了,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越快越好,我恨不得早日掌控鄠县县衙,然后对付梦幻集团,杜荷,你等着,总有一条,我要把你踩在脚下,狠狠地羞辱你。”

    说着,他摆摆手,说道:“本公子昨晚一夜疲劳,现在要好好睡一觉,谁也不许打扰我。”

    长孙冲径直走进厢房,开始倒头睡了起来。

    ……

    李二一行人到鄠县县城时,已经是午后。

    县城内,商店鳞次栉比,人来人往,繁华程度,丝毫不输给长安城。

    尤其是鄠县没有城墙,没有宵禁,商业,遍布全城,竟是比长安城的许多地方还要热闹好几分。

    众人来到县衙。

    守卫县衙大门的衙役们,得知李二的身份,顿时惶惶不安,就要去通禀。

    却被李二阻止了。

    李二说道:“鄠县与其他县,大不相同,不如,诸位卿家随朕一起进去看看吧。”

    说着,李二便带人走进县衙,开始到各个公房中转悠起来。

    县衙的内,井井有条。

    各个公房中的官员,按部就班地做着手上的事。

    李二比较满意。

    随后,大家来到正堂中。

    却不见县令长孙冲的身影。

    李二好奇道:“长孙冲何在?”

    旁边一个衙役神色慌张:“陛下,长孙县令,他……他,他有事,刚出去了。”

    见状,大家都知道,这家伙在说谎。

    砰。

    李二一巴掌拍在桌上,怒道:“说实话!”

    衙役吓得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结结巴巴地说道:“陛下饶命,饶命,长孙县令,正在后院睡觉,他……昨晚在翠红楼过夜的,今早才回来……”

    “翠红楼是什么地方?”

    “翠红楼……翠红楼,是鄠县县城内的烟花之地!”

    那就是官方划定的*。

    李二顿时就不悦了。

    虽说这个时代,去烟花之地玩乐,不犯法。

    但长孙冲身份特殊,他是驸马啊。

    李二一拍桌子:“岂有此理,如今,正值救灾的关键时期,长孙冲身为县令,却如此失职……去把他给朕叫出来。”

    半晌。

    一道脚步声在门口响起。

    长孙冲不耐烦的声音传来:“是哪个王八蛋,敢打扰本公子睡觉,真是岂有此理……”

    他走进来,抬头一看,顿时就傻了。

    坐在正中央的,好像是当今陛下。

    周围,都是朝中重臣。

    瞬间,长孙冲的酒醒了大半,他跌跌撞撞地上前,急忙说道:“儿臣见过父皇!”

    李二不高兴道:“长孙冲,你好大的胆子,身为县令,大白天睡觉,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治理鄠县的?”

    长孙冲冷汗顺着额头流淌,“父皇,儿臣知罪,儿臣保证,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哼!”李二冷声说道,“朕来问你,鄠县的救灾,安排得如何了?”

    长孙冲拍了拍脸,让自己保持清醒,说道:“启禀父皇,鄠县的救灾,一切安排妥当,一共有两万人受灾,县衙已经拨付了两万贯,用于救灾,受灾最严重的是南边的王村,我昨日才从王村回来,这段时日,我吃住在王村,与百姓们一起重建被大水冲毁的房屋,还有,还有……”

    说到这里,他竟然忘词了。

    啪。

    李二重重地一拍桌子,勃然大怒:“长孙冲,你想欺君吗?朕方才从王村回来,王村根本没有受灾,又何来救灾一说?”

    长孙冲瞬间陷入呆滞。

    纸是包不住火的。

    现在,一切都*大白!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大白,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