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戴胄一脸窘迫,脸黑黑地扯了扯杜荷的袖子,小声道:“小子,你是故意拆台的是不是?你要是这样,你信不信老夫把*告诉大家。”

    杜荷不在意道:“好啊,戴大人,你要是敢说出来,你别怪我把房子收回去!”

    “你……”

    戴胄语塞。

    要是之前,他一定不在乎。

    可看到这房子后,他就舍不得了。

    房子的形状很奇特,但看上去就不一般,别的不说,就门口立着的两根大柱子,就非比寻常。

    更何况,杜荷要是将房子收回去,他一家老小又要无家可归了。

    戴胄小声道:“小子,算你狠。”

    这时,李二说道:“戴卿家,你这宅子,看起来不一般啊,不如带朕和诸位爱卿好好看看?”

    戴胄反应过来,忙不迭地领着众人进了大门。

    进大门之后,放眼望去,只见一栋栋独立的小楼,最高不过三层,最低的只有一层,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各处,周围是一片片草地,一条条石板小路连接到各个小楼处,道路两旁种满了树,现在已是初冬,一阵风吹来,树叶哗啦啦落下,夕阳金色的光从树枝间投射到地面上,留下斑驳的影子。

    许多人都惊呆了。

    此地看上去,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啊。

    这个时代,宅子最大的特点是集中,比如三进三出的大院落,每个院子至少有三个方向有屋子,虽然规整,但许多人家也觉得拥挤。

    而眼前的戴府不同,每栋小楼之间,完全是独立的,相互不打扰,却也离得不远。

    更让大家吃惊的是,这些小楼,屋顶虽然看似是盖瓦的,但却非常平整。

    李二问道:“荷儿,这房子的屋顶,似乎不是瓦面吧?”

    杜荷点点头:“父皇说的没错,这些屋顶,只是模仿了瓦屋面而已,实际上,全部是混泥土制成的。”

    “何为混凝土?”

    “父皇请跟我来。”

    杜荷知道,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于是带着大家来到一座一层的楼房前。

    他指着那屋面,问道:“父皇,诸位大人,请看,这混凝土屋面,有何特别之处。”

    大家凑上去,仔细观瞧,有人还试着站在高处,用手触摸。

    工部尚书段纶突然说道:“这混凝土屋面,和屋子,似乎是连成一体的,屋子没有柱子,屋面也没有梁,屋面也密不透风!”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段大人不愧是工部尚书,说的一点没错。”

    长孙无忌冷笑道:“戴大人,你都可以成为我大唐的第一勇士了,如此屋子,你也敢住?”

    戴胄不明所以:“长孙大人,此话何解?”

    长孙无忌说道:“你没听段大人说吗?这屋面,连根梁都没有,还有,这房子,没有任何一根柱子,岂不是说,这房子跟散沙一般,随时都会崩塌,若是有人住在里面,多半会有生命危险啊!”

    戴胄面色大变。

    他愤怒地转身,盯着杜荷。

    其他人,也纷纷看向杜荷。

    “哎呀,听闻这宅子是大唐建设公司建的,岂不是就是杜荷建的,就这破房子,怎么可能价值二十万贯。”

    “二十万贯就不说了,杜荷这是在谋财害命啊!”

    “太可恨了!”

    “真是岂有此理!”

    不少人都开始指责杜荷。

    一旁,尉迟恭问道:“贤侄,你为何不还嘴?”

    杜荷淡淡地说道:“尉迟伯伯,你知道什么叫打脸吗?你知道怎么打脸最舒坦吗?”

    “打脸?不就是抡起手一耳光吗,用大力气打上去最舒服。”尉迟恭嘿嘿笑着说道。

    杜荷摇摇头,说道:“不,最舒服的方式时,让别人主动把脸伸过来,狠狠地给他一耳光。”

    尉迟恭愣住,露出大惑不解的神色。

    “啥意思?”

    “尉迟伯伯,你就看好吧!”

    杜荷等该斥责的人都斥责完了,才缓缓走出来,说道:“长孙大人,还有几位大人,你们的意思,是我建造的这房子,不安全了?”

    长孙无忌冷声道:“不错,你建造如此房子,无异于是谋财害命。”

    “哈哈哈……”

    杜荷大笑。

    然后一伸手:“锤子!”

    不远处,吕布的身影出现。

    吕布手里,拎着一个铁锤。

    那铁锤,足有脑袋大小。

    吕布走过来:“少爷!”

    杜荷指着长孙无忌,“把锤子给长孙大人!”

    咚。

    偌大的铁锤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长孙无忌愤怒地看着杜荷:“杜荷,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砸死老夫吗?来啊,砸死我啊!”

    像这么贱的要求,杜荷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很想满足长孙无忌的愿望,可惜,李二一定不会答应。

    他笑了笑,说道:“长孙大人,别害怕,你方才不是说这屋子不安全吗?一阵风就能将这房子吹倒吗,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能将这墙砸塌了,我请在场的所有大人,吃三个月的醉仙楼,你看如何?”

    不等长孙无忌答应,周围的人,一个个便兴奋地跳出来。

    “长孙大人,答应他!”

    “对,和他赌!”

    “反正醉仙楼是司空府的,最后,我们大伙都能免费吃三个月,你司空府也有一大笔进账!”

    “长孙大人,是男人就不要犹犹豫豫。”

    “砸啊!”

    在众人的帮腔和怂恿下。

    长孙无忌握住了锤子把。

    他轻轻一提。

    不动!

    他使出大力气。

    锤子还是纹丝不动。

    嗯?

    长孙无忌双手握住锤把,使出了浑身力气,卯足了劲,憋得脸色通红,才将锤子提起来。

    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挥。

    咚。

    锤子砸在了墙上。

    周围人纷纷往后退,生怕房子垮了,砸到自己。

    可是,等大家站定后,才发现,房子纹丝不动,方才被长孙无忌砸中的那道墙,除了被砸中的地方有一点痕迹,其他地方,并未有什么变化。

    杜荷笑道:“长孙大人,你是不是午饭没吃好啊,竟然就这么点力气。”

    “杜荷,你休要得意,看我不将这房子给你砸塌了。”

    “喝!”

    长孙无忌低吼一声,抡起锤子,猛地砸上去。

    咚。

    一声巨响。

    墙还是那道墙。

    长孙无忌手中的锤子掉落在地上,右手扶着腰,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长孙无忌区级已经不是那个长孙无忌。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新城,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