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

    平康坊附近。

    一个巷子口的地方。

    众人围拢在一起,盯着墙上的告示。

    尽管提早就有书生将告示的内容给大家读了好几遍,可众人还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鄠县成了长安城的外城?

    鄠县人,也是长安人了?

    随后,大家开始议论纷纷。

    毕竟,长安城的扩张,可是最近以来发生的一件大事,都足够人们讨论好几天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驶来一辆马车。

    马车在人们旁边停下,走下来四五个穿着红色长袍的青年,每个人手里都抱着一摞厚厚的纸张。

    之前没人看过这种打扮的人,于是纷纷回头观看。

    只见那几个人走上来,拿着一张纸挥舞着:“卖房,卖房,鄠县刚建造好的新房子,最便宜的,只要两百贯啊。位于长安外城,靠近鄠县商贸中心,毗邻长安内城啊……”

    卖房子?

    许多人顿时围拢过来。

    ……

    莱国公府。

    马周眉飞色地说道:“不出少爷所料,现在,缺房子的人很多,咱们的许多低价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百姓们也不傻,当他们知道在外城买一座宅子,花费还抵不过将自己在长安城的房子修缮一番时,便准备在外城买房……不过,还有一部分百姓,手中没有余钱,又不愿向无敌钱庄借贷,最终也没能买房,否则,咱们还能卖出去一批房子。”

    借贷分期偿还,这是杜荷独创的,属于这个时代新的不能再新的东西。

    许多人看到高昂的利息,就望而生畏。

    杜荷想了想,说道:“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旧换新,许多人在长安城有房子,不过,年久失修,破烂不堪……正好,可以用他们的房子在鄠县换一座新房子,新房子的面积要更大,更漂亮才行,还可以给予一定的补偿!这些旧房子收过来之后,用最快的时间全部拆除,让陆笙箫他们立即开始准备新建,在原址上,修建更加豪华的宅子,到时候,专门卖给长安城有钱的富人!”

    马周仔细一想,顿时瞪大眼睛:“少爷真是当时奇才啊,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哈哈……你放心,我这就去办。”

    ……

    次日,梦幻集团再次发出广告,可以用内城的旧房子,换新城的新房子。

    新房子面积更大,装饰更豪华。

    许多百姓一看,顿时就坐不住了,纷纷表示要将旧房子换掉。

    许多人在长安城内居住多年,其实已经穷困潦倒,失去了生计,只守着破旧不堪的房子过活,不愿离开的原因是想做长安人。

    现在朝廷已经昭告天下,鄠县也是长安,而且,鄠县有非常发达的商业,可以让许多底层百姓谋生。

    权衡一番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以旧换新,或者购买新房子的队伍中。

    ……

    礼部。

    一个官员匆匆进来,对正在处理公务的陈叔达说道:“陈大人,最新消息,梦幻集团的房子,已经卖出去大半了,这一次,梦幻集团最少要赚三五百万贯。”

    啪。

    陈叔达正在书写的奏章,一下掉落在地上。

    他气的嘴唇发抖,说道:“老夫,老夫就知道,杜荷这厮,一定是没安好心……当日,他在陛下面前,甘愿放弃爵位的封赏,要陛下准许扩张长安城,要将鄠县一带纳入长安城的版图,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为国为民,谁知道,他早就准备了这么一手……若非朝廷的敕旨颁发,又有哪个傻子会去买他的破房子,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啊……”

    ……

    司徒府。

    王珪重重地叹息一声。

    ……

    司空府。

    长孙无忌气呼呼地将手中的茶杯扔了出去:“杜荷这厮,把一个朝廷命官的脸都丢尽了,老夫从未听闻有哪个官员像他这般,赚钱的时候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的……”

    长孙冲在一旁说道:“爹,你说,杜荷这算不算欺君?要不,咱们联合朝中大臣,*杜荷一个欺君的罪名,到时候,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啪。

    长孙无忌反手,就给了长孙冲一巴掌。

    长孙无忌怒吼道:“废物,我长孙无忌一世英名,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混账儿子……你让大臣们去*杜荷欺君,那不是明摆着说陛下被骗了,陛下英明神武,你说他被骗了,你想想,到时候他要收拾杜荷还是收拾你?”

    “啊……”

    长孙冲彻底傻眼。

    不过,他很快想明白过来。

    这件事,真要有人敢*杜荷,那就是说当今陛下是个大傻子。

    杜荷可能没事,那上奏*的人,一定会有事。

    ……

    果不其然。

    次日的早朝上,真有几个不怕死的官员站出来*杜荷欺君,说杜荷怂恿李二陛下扩张长安城的版图,只是为了卖房子,乃是图私利的行为,应当严惩。

    许多大臣都记得。

    这一日,天朗气清。

    天空,白云飘飘。

    可坐在龙椅上的李二陛下,一脸阴沉。

    然后,那几个*杜荷的家伙,都被李二陛下当场找了几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理由,直接打发去了西北的不毛之地。

    自此,再无人*杜荷。

    ……

    与此同时。

    莱国公府。

    杜荷瞪大眼睛看着西门青:“西门总管,你说,父皇的口谕是让我进宫,陪他散心?”

    西门青点点头:“驸马,正是。”

    杜荷问道:“父皇最近可有什么烦心事?”

    “这倒是没有!”

    “父皇最近吃的如何,睡得如何?”

    西门青答道:“陛下最近吃的好,睡得也好。”

    “那他如厕还顺畅吗?”

    西门青想了想,如实答道:“一切都顺畅。”

    没道理啊!

    杜荷纳闷了。

    没有烦心事!

    吃喝都好!

    也没有便秘!

    那散哪门子的心啊!

    突然,杜荷面色大变,沉默半晌,说道:“唉,该来的还是来了!走吧,西门总管,咱们这就进宫。”

    西门青见状,关切地问道:“驸马,陛下找你,不会是有什么事要怪罪吧?”

    “多半是了!”

    “不如,你就佯装外出,我这就回去禀报陛下说你不在长安,等过几日陛下气消了,你再进宫不迟?”西门青真是一个好奴才,作为李二的人,处处为杜荷着想。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以旧换新,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