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感激地看了西门青一眼,摇摇头:“西门总管的好心我领了,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西门总管,头前带路……”

    “驸马,请随我进宫。”西门青有些佩服地看了杜荷一眼,说道。

    ……

    皇宫。

    內苑中。

    李二和长孙皇后正在散步。

    走着走着,长孙皇后突然问道:“陛下,听闻你派人去叫荷儿进宫,可是要训斥他一番?”

    李二一愣,突然笑道:“哈哈,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观音婢,朕只是让人去宣杜荷进宫,陪朕散心,别人都以为这是杜荷的恩宠,只有你猜到朕是要训斥他。你啊,真是生了一颗七巧玲珑心啊!”

    长孙皇后掩嘴笑道:“陛下谬赞了,妾身哪有什么七巧玲珑心,只不过,前几日听说了早朝上的事,你处置了那几个*荷儿的官员,不过也是维护自己的面子,要妾身说,这件事过去了就是,何不如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何必还要训斥荷儿,他为了卖房,让陛下下旨扩张长安城,固然有错在先,但他还是个孩子……”

    李二叹息一声,说道:“正是朕知道他是一个孩子,才想要训斥他一下,好让他知道,这天底下,不只是他一个聪明人,让他不要得意忘形,更要让他无地自容,深刻认识到自己的过错。观音婢,你就等着吧,朕要让杜荷给朕真心实意地认错,让他不敢在朕面前再耍什么花招……”

    长孙皇后哭笑不得,说道:“陛下想让荷儿改过自新,让他逐渐成才,初衷是好的,可是,多少有些报复之意,这不是一个帝王应该有的气度……”

    李二一甩袖子,说道:“观音婢,你有所不知,此次,朕……的确是被杜荷给骗了,朕那么信任他,真的相信了他夸赞朕文治武功,超越秦皇汉武的那些话,谁知道,他心里想的,竟然是卖房子,你说朕能忍住吗?真是岂有此理。”

    长孙皇后:“……”

    生气的李二,就像是个孩子。

    ……

    杜荷站在御花园门口。

    西门青走了几步,回头,见杜荷没有跟上来,又转身走过去,问道:“驸马,你怕了吗?”

    杜荷正色道:“怕什么怕,真男人,不能说怕。”

    西门青好奇道:“那你的双手为什么在颤抖?”

    杜荷吟诵道:“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的双手在颤抖,因为,我爱这土地太深沉!”

    西门青:“……”

    穿过大门。

    走进曲折的长廊,再往前走,便来到一个人工湖边。

    李二正坐在一个凉亭中,仿佛一个世外高人,看见杜荷的身影,他嘴角微微升起,一切尽在掌握中。

    臭小子,今日,看你怎么逃出朕的手掌心。

    西门青上前:“陛下,杜驸马到了!”

    李二嗯了一声,挥挥手。

    西门青立即躬身退出去。

    经过杜荷身边的时候,西门青投来一个关切的眼神,杜荷不在意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周围只有威风吹拂。

    连侍卫都没有一个。

    李二压根没有搭理杜荷的意思。

    仿佛,根本没看见杜荷到来。

    杜荷本想上前,自己找个地方坐下,仔细一看,整个亭子中,唯一的石凳子,就在李二*底下。

    杜荷心道,父皇一定是成心的。

    太过分了!

    ……

    李二举着茶杯,喝了喝茶,继续不搭理杜荷。

    他本想着,杜荷这厮被晾了半天,应该知错才对。

    知错就应该主动上来认错啊。

    只要他态度好,朕还是可以原谅他一回的。

    他想着,可是,半天也不见杜荷上来。

    李二等了半晌,便淡定不下了。

    他扭头一看,只见杜荷坐在地上,靠着柱子,竟然睡着了,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唰。

    李二一股无名火起,猛地起身,气呼呼地走到杜荷身边,踹了杜荷一脚。

    “谁,谁敢害我!”

    杜荷猛地惊醒,看见李二,急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站起身来:“儿臣,见过父皇!”

    李二气道:“你来了多时,看到朕,为何不上前见礼,却跑到这里睡觉?”

    杜荷抬头,问道:“原来,父皇方才看到我了?”

    李二无语道:“你当朕瞎吗?”

    杜荷嘿嘿笑道:“那父皇见到儿臣,为何没有任何动静呢,儿臣以为父皇没有看到,又看父皇一个人在品茶,心想,不便打扰,不如在一旁安静等待,谁知道,等着等着就睡着了……都怪儿臣眼神不好,以为父皇没看见儿臣……”

    李二:“……”

    这小子一定是成心的,他在跟朕赌气呢。

    岂有此理!

    “你……岂有此理,”李二指着杜荷,说道,“前几日的事,朕要好好……”

    李二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准备直截了当地开始训斥杜荷,让杜荷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从而改过自新。

    只是,他刚开口,话还没说到正题,就见杜荷立即躬身道:“儿臣来迟了,请父皇恕罪!”

    嗯?

    李二愣了愣,随即露出欣慰的笑容:“你很好,能提早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朕很高兴。”

    “儿臣本想前几日就进宫,无奈被救灾之事耽搁了,儿臣今日一早就沐浴更衣,本打算进宫的,没曾想父皇也派人去宣儿臣,咱们真是心有灵犀啊……”杜荷滔滔不绝地说道。

    李二不高兴道:“油腔滑调,油嘴滑舌。你以为,光听你这些花言巧语,朕就不会治你的罪了吗?”

    杜荷有些惊讶道:“不会吧,就迟到一两天,也要被治罪?早知道就早点将钱送来了。”

    送钱?

    李二的脸一下就垮下来,说道:“你是要气死朕吗?你以为,真是贪财之人吗?朕富有天下,什么时候喜欢钱了?”

    杜荷忍不住咕哝道:“哎呀,是我失算了,我以为父皇像我一样喜欢钱呢,没想到,区区几百万贯,根本入不得父皇的法眼,唉,失算,失算啊……”

    李二脸色阴沉,刚想狂风暴雨地训斥杜荷一番,突然吃惊道:“你说什么?多少?”

    杜荷忐忑地看着李二:“父皇,不多,就几百万贯而已,父皇富有天下,什么没见过,怎可能在乎这点钱,是儿臣愚钝,请父皇恕罪,儿臣这就走!”

    说着,杜荷转身就往外走。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朕不爱钱,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