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笑呵呵地解释道:“父皇多虑了,梦幻集团颁发的通行证,每户最多颁发三张通行证,而且用非常特殊的手段制造,保准全天下在五年之内,无人能仿造。而且,可以借用商业赋税政策的征收举报制度,一旦被举报或者被查到将通行证借给他人使用,立马收回,永世不再发放通行证。”

    李二又说道:“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只是,这样一来,势必要派出许多人把守城门,又要多一笔开支,朝中大臣们未必会答应。”

    杜荷摇摇头,说道:“父皇,到宵禁之后,完全可以只保留永宁门即可,因为进出长安内外城,永宁门是必经之地,其它城门,完全可以关闭。这件事,交给管城大队即可,不会多要朝廷一文钱的开支。”

    说到这里,李二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计较。

    他不放心地问道:“荷儿,你老实告诉朕,若是放开宵禁,到过年前,大唐建设公司建造的八百套宅子,能全部卖完吗?”

    杜荷点点头,用肯定的语气说道:“能!”

    李二问道:“如此一来,无敌钱庄能分给朕多少钱?”

    杜荷笑道:“最少五十万贯,预计可以达到一百万贯!”

    仿佛看到密密麻麻的开元通宝摆在自己面前,李二心动了,他说道:“好,既是如此,那就放开宵禁吧,只是,宵禁历代以来都有,要想放开,只怕大臣们会一片反对,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明日,朕会带着大臣们出城,到长安城各处查看救灾之事,至于怎么做,不用朕教你吧!”

    杜荷嘿嘿笑道:“父皇放心,儿臣这就出宫准备!对了,这是两百万贯分红的账册,请父皇过目,随时可以拿着这账册派人到无敌钱庄支取。”

    “好,好,哈哈哈……”李二拿过来,仔细看了看,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

    李二兴奋了,竟然想留杜荷在宫中吃完饭。

    杜荷找了个理由拒绝了,然后快速出宫,回到了莱国公府。

    回到莱国公府,杜荷立即将老傅找来。

    杜荷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一脸谦卑的老傅,问道:“老傅,最近过得还习惯吧?你心在好歹也是司农县子,那是有爵位的人,父皇还让你好好事农,造福天下百姓呢,你倒好,整日呆在莱国公府。”

    老傅不解地看着杜荷,突然大声啜泣道:“少爷啊,你是嫌弃我浪费粮食吗?我年岁大了,除了照顾老爷,真的啥也干不了了,若是少爷不喜欢我,我这就离开,只是,我离开之前,能不能去给老爷磕几个头?”

    杜荷无语:“滚,我老爹还没死呢,你怎么那么多戏呢,本少爷原本只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一直留下来,若是愿意,改日本少爷去找父皇求情,让你别去鄠县了,从今后,就留在府中,陪我爹打打麻将,下下棋,聊聊天,看来你是不愿了?”

    老傅闻言,激动得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不不不,少爷,我愿意,我要留下来,我要留下来陪老爷,就算陛下将我这司农县子剥夺了,我也愿意。”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既是如此,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不过,这件事的关键在父皇同意,若要父皇同意,你得再父皇面前露露脸才行。”杜荷神色凝重地说道。

    老傅愣了愣,问道:“少爷,你的意思是,让我画一张我的画像,送到宫里去?”

    杜荷:“……”

    老傅见杜荷不说话,又说道:“不如,等陛下出宫的时候,我从他面前跑过去?”

    杜荷摆摆手:“得了得了,你出的什么馊主意,你就不担心父皇一生气将你的脑袋砍了吗?说了半天,每说道一个有用的点子,这样,你按照我说的去做……”

    杜荷小声在老傅的耳边吩咐一番。

    老傅瞪大眼睛,语气不可思议地问道:“少爷,这样能行吗?可是,我的清白啊!”

    “清白?你一把年纪,还要什么清白,再说了,你做的这件事,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后世人一定会记住你的,最关键的是,父皇一高兴,说不定就准许你从今后不用再去事农了,你就自由了……”杜荷安慰道,站起身来,拍了拍老傅的肩膀。

    老傅犹豫了半天,咬咬牙,答应道:“好,既是如此,我老傅就豁出去了,只是对人家王寡妇不公……不过,少爷说过,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事,也只能委屈王寡妇了……小王啊,为了天下大义,我不得不这么做。”

    ……

    文德殿。

    李二与长孙皇后正在用晚膳。

    长孙皇后一边给李二夹菜,一边说道:“陛下,你今日也将荷儿训斥了,想来他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可是,你不该不让他留下来吃饭啊,荷儿是个好孩子,就说此次长安城受灾,说到救灾,文武大臣都躲避不及,只有他站出来抗下这一切,而且做得比任何人都好,训斥归训斥,陛下也要记得他的功劳啊。”

    李二扒了两口饭,说道:“观音婢,你说的,朕何尝不知道啊。只是你不知道,唉……”

    他将下午在御花园发生的事,简单一说。

    长孙皇后听了,也目瞪口呆。

    “陛下没有训斥他?”长孙皇后吃惊地问道。

    李二气呼呼道:“何止是没有训斥啊,他欺君这件事,朕根本没办法说出口,你知道吗,他给朕送来两百万贯啊,有了这两百万贯填入内库,整个皇宫就不用再节衣缩食了,观音婢你也不用那么精打细算了。你让朕怎么开口训斥他,非但没有训斥,朕还答应了他一个要求!”

    长孙皇后掩嘴笑道:“陛下不是一向自诩钱财乃身外之物,无关紧要吗?今日竟然也为杜荷送来的钱动心了。”

    李二摆摆手:“你不懂!”

    “那陛下是不是以后再找机会训斥荷儿呢?”

    “训?这还怎么训,你不知道,杜荷就是个猴子,给他一根杆,他就能爬到天上去,还怎么训……算了,这件事,不提也罢。”李二有些郁闷地低头吃饭。

    他志得意满,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杜荷进宫,然后狂骂杜荷一顿,让杜荷知道欺君不是一件好事。

    谁知道,最后竟是这种局面。

    ……

    清晨。

    薄雾散去。

    各个坊子的门刚打开不久。

    街边出现一群人,正缓缓行进着。

    正是微服私访的李二等人。

    李二带着朝中的大臣们,乔装打扮,在长安各个地方查看救灾的情况。

    一路往前走,李二都十分满意。

    大灾之后的长安城,没有出现饥荒,没有出现瘟疫,没有出现大乱,一切都井井有条的。

    救灾临时指挥中心更是乘次机会,将长安城所有的道路改造一遍,全部用混凝土浇灌,变成了水泥路,看上去光滑平整,十分整洁,李二看了,心中满意不已。

    众人继续往前走。

    长安的新一天,已经开始了。

    大灾之后的长安城,更显得繁华异常。

    就在这时,有人吃惊地喊道:“看,那是什么?”

    大家纷纷驻足,朝前看去。

    只见不远处的水泥路上,有一个东西在蠕动。

    侯君集仔细看了看,说道:“好像是个人!”

    “不是好像,就是个人,走,去看看!”李二肯定道。

    众人急忙上前。

    只见一道人影,正在地上爬行。这人头发花白,六七十岁样子。

    这人穿的周周正正的,并不像是要饭的叫花子。

    李二急忙跑上去,问道:“老人家,你这是?”

    那人才停下来,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惨白的脸,嘴唇干裂,眼睛无神,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水……水……”

    李二回头吩咐道:“水!”

    有人急忙递过去一个水袋。

    李二亲自给老者喂了点水,并扶着老者靠着墙根坐下。

    长孙无忌说道:“这老者,多半是受灾的人,无家可归,流落街头,陛下,前几日杜荷还信誓旦旦地说长安城没有任何一个人因为受灾流落街头,面前的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王珪也说道:“是啊,陛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出现此等情形,触目惊心,臣看了都忍不住掉眼泪。”

    ……

    “长安城乃是首善之地,竟然有七十老人流落街头,得不到照顾,杜荷身为长安城救灾的主官,理应受罚。”

    “陛下,臣建议由大理寺严查!”

    “对,绝不姑息!”

    “纵然杜荷没错,并不代表他手底下的人没错。”

    “应该查,给百姓们一个交代。”

    有了王珪和长孙无忌带头,其他人,也开始说起杜荷的不是来。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李二心中乱糟糟的。

    这时,那老者已经缓过神来,一把抓住李二的手,口中不住地说道:“饿,我饿啊!”

    “快,快那吃的来!”李二急忙喊道。

    有人连忙送上来两个鸡蛋做成的饼。

    老者就着水,狼吞虎咽,三两下将两个饼吃了下去,然后才满意地打了个嗝。

    李二关切地问道:“老人家,你为何会弄成这个样子,我听说长安城现在在救灾,救灾临时指挥中心就在不远处,你没有吃的,没有住的地方,为何不去找他们帮助呢?”

    长孙无忌撇撇嘴,“那还用说,肯定是去被人赶出来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戏精,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