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闻言,瞥了长孙无忌一眼,说道:“你这小伙子,说话很不好听,什么叫我被人赶出来了,我是那种人吗?实话告诉你,管城大队我去过,我每次去,那些年轻人都要好生招待我。”

    长孙无忌顿时就恼了。

    他一把年纪,还是当朝司空。

    何时被人指着鼻子骂过“小伙子”。

    他恼怒道:“既是你去管城大队,他们都好生招待你,你又为何落到如此境地?”

    老者哈哈一笑:“小伙子,这你就说错了,我呀,并非是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民,我落到这地步,都是因为追求我的爱啊。”

    爱?

    别说长孙无忌,在场的其他人,都懵逼了。

    只听老者说道:“我有个相好的,就在长安城内,那就是村东头的王寡妇,我与她情投意合,两相依恋,本打算缠缠绵绵,度尽余生,谁曾想,一场大水,冲毁了我的宅子,让我流落街头,只能住进帐篷,王寡妇也对我忽冷忽热,不待见我,究其原因,无非我没有房子而已,后来,恰逢当今陛下圣明,将鄠县一带纳入长安城,作为外城,梦幻集团卖房,我第一时间在外城买了一座房子,从此后,王寡妇待我如初,我待她更甚……只是,只是……哇……内城外城,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却是不得随意出入,昨日,我为了多与王寡妇相会,逗留了一番,谁曾想,来到城门口时,城门已经关闭了,城内有管城大队巡逻,我不敢乱走,就在附近躲了起来,一晚上,我是又累又饿,差点连这条命都没了……”

    老者说着说着,突然泪流满面,嚎啕大哭起来。

    在场的人都慌了。

    大家也恍然大悟。

    怪不得看见这老者时,他是用身体在地上匍匐前进的,原来是两条腿被冻坏了。

    李二急忙上前,蹲下身,说道:“老人家,你先别难过,你说说有什么难处,我等能帮忙的,尽量帮。”

    老者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李二,摇摇头:“罢了,我这个忙,你们帮不了。”

    长孙无忌冷笑道:“帮不了?你倒是说说,这天底下,没有我们帮不了的事。”

    废话,在场的都是大唐的半壁江山,还有一个君王。

    能有啥事解决不了的?

    老者嘴角冷笑:“吹牛谁不会!”

    啪。

    长孙无忌一拳拍在墙上,说道:“老头,今日,就让你看看,天下无难事,你说吧,你说出来,我不信有我们帮不了你的事。”

    老者问道:“当真?”

    李二笑道:“老人家,我当着大伙的面保证,今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能替你办到。”

    老者喜笑颜开,说道:“哎呀,真是太好了!我要求不高,只需要能随时进出长安城即可。我想,朝廷能不能办法一道敕旨,准许在外城买房的人可以在宵禁的时候,出入城门啊,这样,我与我的王寡妇相会,就不会这么辛苦,我这条老命,或许还能多活几年……哇,呜呜呜……”

    说着,老者又开始嚎啕大哭。

    长孙无忌等人傻眼。

    老者的要求,竟然是要打破宵禁制度。

    这宵禁制度,历朝历代都有,为的就是管控百姓。

    岂是随意可以打破的?

    看见大家不说话,老者突然抬起头来,指着长孙无忌,骂道:“我就说你这小伙子,喜好吹牛,我方才说了,你能帮忙吗?你以为你是朝中大臣啊。”

    长孙无忌一时语塞:“我……”

    他可不敢表露自己的身份,万一被这老者抓住赖上怎么办。

    这时,却听一旁的李二说道:“老人家,你的忙,朕帮定了。不就是放开宵禁吗,这有何不可?”

    周围的人,顿时瞪大眼睛。

    长孙无忌大喊道:“陛下,万万不可!一旦放开宵禁,恐怕会引发乱子。”

    李二摇摇头:“辅机,你的意思,朕何尝不明白,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啊,再说,你也不时常跟朕说,要取信于民吗?这位老人家,所求不多,无非就是能出入长安城而已,有何不可啊……”

    王珪急忙喊道:“陛下,三思!”

    李二笑道:“朕清醒得很,再说,这件事是辅机把朕逼的这个地步的啊,你方才要是不和这为老人家打赌,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我……”长孙无忌一脸懵逼。

    那老者站起身来,怔怔地看着李二:“你……你是当今陛下?”

    李二笑呵呵地点点头:“正是,老人家,你放心,最多明日,朝廷就会下敕旨,你在外城买了房子,自然可以自由出入城门。”

    老者大喜过望,急忙跪在地上给李二磕头:“陛下圣明,草民三生有幸,竟然能见到陛下,陛下真是为民做主的圣明之君啊!”

    李二赶紧将老者扶起来。

    老者又语无伦次地说了一通称赞李二的话,最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李二看着老者奔跑离开的背影,感慨道:“这就是真的子民啊!”

    王珪上前,问道:“陛下,当真要放开宵禁制度吗?”

    李二扭头,问道:“王爱卿是打算让朕失信于民?”

    “这……”王珪被怼的一句话说不出。

    李二沉声说道:“此事,朕意已决,这件事,就交给杜荷去斟酌吧,让他拿出一个合理的法子,放开宵禁,既方便百姓,又不会引发乱子。”

    众人听了,都感觉有些奇怪。

    突然,陈叔达指着老者离开的方向,吃惊地说道:“陛下,臣感觉,方才那老者,好似莱国公府的一个下人,好像在哪见过他。”

    李二摆摆手:“陈爱卿,你年纪大了,眼睛也花了,朕经常去莱国公府,何曾见过这么一个用情至深的下人啊,你看错了!”

    陈叔达挠挠头:“那就是臣看错了!”

    李二撇撇嘴,心中不高兴道:荷儿啊荷儿,你当真这么懒吗,找个面生的人都不会。

    其实,李二早就看出来,方才的老者,正是他当初册封的司农县子傅大柱。

    看破不说破!

    这是李二与杜荷的约定。

    ……

    莱国公府。

    老傅笑嘻嘻地看着杜荷:“少爷,不辱使命!”

    杜荷拍了拍老傅的肩膀,说道:“你干得不错,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家陪我爹打牌吧,千万不要外出,千万不要外出,千万不要外出!”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看破不说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