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转身。

    看见李二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

    内侍赵阳紧随其后,然后挥挥手,让陆远离开。

    院子里,就剩下李二和杜荷。

    杜荷一愣,心想,父皇如此,多半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密谋啊。

    “见过父皇!”杜荷急忙上前见礼。

    李二找了个地方坐下,板着脸说道:“你这孩子做事太不用心了,前几日,在永宁门附近,你找谁不好,非要找司农县子傅大柱,你知不知道,若非朕极力遮掩,此事已经被捅出去了。”

    杜荷急忙说道:“父皇,是儿臣考虑不周,给你添麻烦了。”

    李二摆摆手:“好了,此事不提也罢,一提起来,朕就生气……还有,朕方才听说你要建造房子售卖?那期房是什么意思?”

    杜荷坐在李二对面,解释说道:“父皇,所谓期房,便是买到手,却暂时不能入住,需要等一段时日建造好之后,才能住进去的房子。”

    李二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建房子八字还没一撇,就开始卖房子,把钱收过来?”

    杜荷点点头:“正是!”

    “这不是骗子吗?”李二吃惊道。

    杜荷心里笑了。

    在后世,这可是基本操作啊。

    君不见,许多购买期房的人,钱交了,好几年也没见到房子长啥样,甚至有,有的房地产商人毫无道德底线,收钱就跑了的。

    当然,我杜荷不是那种人。我只是为了便利大家。

    杜荷说道:“父皇,购买期房,与购买现房是一个道理,只是早晚不同而已,期房的价格,比现房要低一些!而且,在建造过程中,买房的人还可以全城参与,全程监督,提出意见。”

    “可是,这样会有人上当吗?”

    “咳咳,”杜荷喝了一口茶水,“父皇,话不能这么说,不能叫上当,一定会有人购买的,只要咱们拿出条件,但凡买了期房的人,因为要时常出城查看房子建造的进度,也可以到管城大队办通行证,必然会有许多人趋之若鹜。”

    李二目瞪口呆。

    一个打破宵禁的通行证。

    竟然能被杜荷重复利用。

    可是,渐渐的,他的脸色便阴沉下来,盯着杜荷:“荷儿,别的事,朕都赞同,此事,朕不同意,期房是什么,朕不想知道,但直觉告诉朕,你这就是诈骗,你在骗人,此事,没有任何商量……”

    李二一本正经地开始训斥杜荷。

    只是,他话说到一半,就见杜荷伸出右手的一个指头:“父皇,一百万贯。”

    “什么?”李二愣住。

    杜荷解释道:“父皇,你拿出一百万贯入股,我拿出一百万贯,咱们四六分成,我六你四,如何?”

    李二嘴角顿时上扬:“从现在到年底,还有两个多月时间,你觉得能赚多少?”

    杜荷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到过年前,保守估计,父皇最少能分到一百万贯!”

    啪。

    李二一拍桌子,大笑道:“好,朕知道,你不会让朕失望的,就这么决定了。”

    “父皇,那方才?”

    “方才什么?”

    “方才你要反对此事!”杜荷心说,你不会刚说就忘了吧。

    李二愣了愣,说道:“刚才朕反对吗?一定是你记错了,你这孩子,年纪轻轻,记性不好……好了,朕还有事,就先回宫了,明日一早,赵阳便会将钱送到梦幻集团,记住,要是低于一百万贯,朕可饶不了你。”

    “是……”

    直到李二离开,杜荷都还有些懵逼。

    他坐在树下,沉思半天,终于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哎呀,父皇真是个老银币啊,太阴了,他一进门就开始无故找茬,都是装的,他的真正目的,是来入股的。”

    别人入股,都会直截了当地告诉杜荷。

    唯独李二,他是帝王,放不下面子,于是用这种方式,让杜荷自己说出来。

    杜荷反应过来,咬咬牙,却又无可奈何。

    他把陆远叫过来,又简单交代一番,最后说道:“父皇方才说了,要是这期房的买卖做不成,到年底不能给他分一百万贯,我吃不了兜着走,事不宜迟,越快越好。”

    陆远信心满满地说道:“少爷请放心。”

    “去吧!”

    杜荷挥挥手。

    等陆远离开,杜荷自语道:“虽说出入长安城的通行证*满满,但为了再大赚一笔,我还要烧一把火才行。”

    他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

    长安城,城北。

    平康坊附近,靠近皇城的地方。

    此处便是长安城的官方驿站。

    所谓驿站,便是朝廷修建的,用来招待各国使节的地方。

    但凡来到长安的外国人,都会被安排住在此地。

    已经是夜深人静时分。

    西南角一个院子里的一个屋子里,却还亮着灯。

    几个朝廷官员正聚集在一起,个个忧心忡忡的。

    “都怪管城大队!”

    “是啊,若非他们把控着城门,不让所有的建筑原料运送进来,咱们也不至于到现在也没有将被大水淹过的驿站修缮一番啊!”

    “驿站已经年久失修,这次又被大水泡了一番,只怕制成不了多久了,眼看已经入冬了,要是来一场大雪,多半亏垮塌啊。”

    最后,几个官员都将目光聚集在当中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身上。

    这男人,名叫周同,乃是礼部主客司员外郎。

    主客司对外,专门负责国与国邦交之事。

    此次,高句丽使者出使大唐,大唐上下都很重视,特意让主客员外郎周同全程陪同。

    眼下,高句丽的使者们已经睡下了,可大唐的官员们还不能睡,还在研究明日该带着使者们去长安何处参观,展示大唐国威。

    正商量到精彩处,却是被这驿站没有修缮之事给强行打断了。

    “周大人,你是主客员外郎,这件事可不能不管啊,若是外国使节们在驿站内居住,出了什么事,我等都难逃其责,大人只怕也会受到牵连。”一名官员说道。

    啪。

    周同闻言,气愤地一拳砸在桌上,狠狠地说道:“这一切,都是杜荷惹出来的,若非他指使管城大队这么做,又怎会出现今日的局面……诸位放心,明日一早,本官便将此事告知礼部尚书陈大人,请陈大人在明日的早朝上,将此事与陛下言明……到时候,朝中诸位大人自然会重视此事。”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再烧一把火,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