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

    完蛋了!

    周同心中绝望地想到。

    本来,崔大使等人就处于愤怒中,想借机生事呢。

    现在好了,杜荷还主动撞上去。

    不用说,明天到了圣驾面前,高句丽使者一定会借这件事,大书特书,然后提条件。

    周同的内心,陷入绝望。

    果然,只见崔大使跟一只炸了毛的猫一样,指着杜荷,大声说道:“你是何人,敢跟我这样说话,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高句丽的使者,你竟敢对我不敬,明日,我一定要在唐皇面前禀明此事。远来是客,你们大唐人,都这么无礼吗?竟敢对一个使臣大呼小叫!岂有此理!”

    “唐人无礼!”

    “气煞我等!”

    “真是岂有此理!”

    高句丽的使臣们,纷纷指着杜荷,一个个面色愤怒。

    杜荷环抱双手,冷笑着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高句丽的使臣,呵呵,高句丽的使臣也敢在我大唐的土地上指指点点,真是好大的胆子……使臣而已,吓不住本少爷,你们听过吐蕃的使臣吗?听过东瀛的使臣吗?”

    崔大使等人一愣。

    杜荷耸耸肩,“不好意思,他们都被*掉了,今日要是你们不识趣,我不介意再干掉高句丽的使臣!”

    崔大使面色大变。

    这件事,整个大唐都知道。

    作为多次来大唐的使臣,他当然十分清楚。

    吐蕃的使臣,是一个王子。

    东瀛的使臣,也是一个王子。

    都被人干掉了。

    而干掉这些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长安城赫赫有名的大魔王杜荷。

    崔大使指着杜荷,又突然将手收回来,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你你你,你就是杜驸马?”

    杜荷点点头。

    崔大使突然冲上前,激动无比地说道:“哎呀,杜驸马,终于见到你了,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啊。下官对驸马仰慕已久,来长安多次,都想去拜访驸马,只是怕驸马公务繁忙,一直不敢打扰,没曾想今日见到了驸马,真是三生有幸啊……”

    嘎?

    杜荷一愣。

    一旁,原本忐忑无比的周同彻底傻眼。

    原本,还以为崔大使会借机找事,勃然大怒,然后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可崔大使突然的转变,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杜荷摸了摸鼻子,好奇道:“本少爷,这么有名吗?”

    崔大使高兴地说道:“驸马有所不知,我能有今日的地位,能作为出使大唐的大使,都是驸马的功劳啊,想当初,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使团的官员,后来,我从长安城买了许多大唐玻璃厂制作的玻璃玩意儿,带回高句丽,我们的丞相十分喜欢,就让我做了出使的大使啊……我还带了许多梦幻集团做的东西回去给我们皇帝,皇帝十分高兴,赏赐了我许多的东西呢……”

    崔大使说起来,免不了沾沾自喜。

    杜荷摆摆手,笑道:“这都是小事……今日之事,我说是个误会,你们相信吗?”

    崔大使不在意地说道:“对对对,都是误会,我们早就看出来了,这驿站的房子,年久失修,倒塌完全是意外,所谓谋划,都是子虚乌有的事。”

    “大使说对的!”

    “我们方才误会了。”

    其他人也跟着说道。

    周同懵了。

    一场不可化解的矛盾,就这么没了?

    他神色复杂地看着杜荷。

    杜荷转身,笑眯眯地看着周同,问道:“周大人,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没意见吧?”

    “没……没,就劳烦驸马了!”周同有些浑浑噩噩地说道。

    杜荷转身,一挥手,说道:“从现在起,管城大队接管此地,无关人员,全部离开,包括你,周大人,你还是赶紧回府休息吧,高句丽的使臣们,我来招呼!”

    周同忐忑地问道:“这……这可以吗?”

    杜荷笑道:“那要不,交给你来?”

    “不不不,还是驸马来吧……”

    周同带着礼部的官员和驿站的官员赶紧溜之大吉。

    ……

    众人走到远处。

    一个官员说道:“周大人,难道真就让杜驸马来接手这件事?驿站,使臣,这都是礼部的事啊,让杜荷横插一脚,传出去,别人还以为咱们礼部无能呢。”

    “是啊!”

    周围的几个官员,也是一副不解的样子。

    周同叹息一声,说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法子……那崔大使明显不好对付,是个烫手的山芋,也只能交给杜荷了,若是他平息了这件事,咱们都相安无事,若是他惹得崔大使不高兴,出了什么事,到明日的朝堂上,咱们就可以将所有责任都推到杜荷身上,到时候,让杜荷扛下所有的责任,咱们,依然什么事都没有。”

    几位官员一听,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周大人高啊!”

    “如此,咱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此法甚妙!”

    众人开开心心地回家睡觉去了。

    ……

    已经倒塌的驿站处。

    崔大使站在杜荷身边,时而搓搓手,时而傻笑着。

    能与偶像站在一起,他十分开心。

    杜荷站在一旁,对秦怀玉说道:“秦二哥,这驿站乃是木制的,这么多的木料倒塌,堆放在此地,影响市容市貌不说,反而有火灾隐患,你立即派人,将所有的废墟全部清走吧。”

    秦怀玉好奇道:“三弟,这驿站,属于礼部管辖,咱们将所有东西全部清走,只怕礼部不答应啊。”

    杜荷笑了笑,不以为意道:“秦二哥多心了,方才周大人已经说得清楚,从现在起,此地由管城大队接管,怎么处置,咱们说了算。”

    “从现在起,礼部接待不了的使臣,我杜荷来接待!”

    “礼部管不了的驿站,我杜荷来管!”

    “礼部不敢做的事,我杜荷来做!”

    杜荷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响彻周围。

    许多管城闻言,顿时露出佩服的神色,纷纷崇拜地看着杜荷。

    秦怀远也激动起来,点点头:“好,就按你的吩咐办!”

    “来人!上家伙!”

    ……

    杜荷转身,看了看老老实实站在街头的崔大使等人,走了过来。

    崔大使紧张地上前,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崔大使,不好意思,这驿站不久前被一场大水淹过,坏了根基,让你们受委屈了。”

    崔大使赶紧摆手,摇头道:“不不不,驸马说笑了,不委屈不委屈!”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礼部做不了的事我来做,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