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风吹来。

    众人都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杜荷笑说道:“崔大使,如今驿站被毁,只怕还要委屈你们一番。”

    崔大使躬身道:“一切都听驸马安排……”

    杜荷说道:“如今,城内多半已经没有安置之地,但是,本少爷的梦幻集团,在外城修建了许多的房子,在永宁门往南不到三里地的地方,正好有一批住宅,本少爷打算在那里择一座宅子,作为临时驿站,将诸位安置到那里,你意下如何?”

    高句丽的使臣们,一听到杜荷要将自己等人安置在城外去,顿时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

    可崔大使却是笑逐颜开地说道:“那真是太好了,能住到驸马修建的房子里,是我等的荣幸。”

    使臣们大惑不解,却见崔大使急忙朝他们使眼色。

    杜荷看在眼里,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而是转身吩咐道:“来人,准备车马,将崔大使等人,立刻送到外城的临时驿站。”

    崔大使却来到杜荷身前,说道:“驸马,借一步说话。”

    杜荷愣了愣,跟着崔大使走到一旁。

    崔大使看了看杜荷,忐忑地说道:“驸马,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你想与梦幻集团做生意是不是?”杜荷笑呵呵地问道。

    崔大使顿时愣住。

    他的确是抱着这个打算,想借此次机会,与杜荷搭上线,继而能与梦幻集团有生意往来。

    谁知道,还没开口呢,就被杜荷知道了。

    崔大使半晌才说道:“驸马不愧是大唐最优秀的青年才俊,竟然能未卜先知!”

    杜荷心中冷笑。

    崔大使这厮,作为高句丽的使臣负责人,心中傲气的很,连大唐礼部主客员外郎他都不放在眼里,偏偏见到自己的时候,一副奴颜婢膝的样子。

    傻子都之大这家伙是有求于自己。

    杜荷瞥了崔大使一眼,说道:“你想与梦幻集团做生意,本少爷可以答应你,除了部分涉及朝廷机密的东西,你都可以带回高句丽,但本少爷只有一个条件……”

    “请驸马吩咐!”

    “你在长安期间,一切,都以我为首。收起你想从大唐身上薅羊毛的心思,否则,梦幻集团永远不会和高句丽有生意往来,至于你们还能不能平安回去,那就要看本少爷的心情了。”杜荷冷声说道。

    崔大使心头一跳,后背上冷汗都冒了出来,赶紧躬身道:“不敢,不敢……在下保证,此次出使,一定听驸马的,只要不违背我们皇帝陛下的意思,我都可以做主。”

    “如此,最好!”杜荷淡淡地说道。

    ……

    清晨。

    几辆马车在大街上行驶着。

    马车停下。

    几个穿着长袍的官员,走了下来,有说有笑,面色高兴。

    为首的,正是礼部主客员外郎周同。

    有官员说道:“周大人,这借刀杀人之计,属实厉害啊。让高句丽的使臣,将怒火都撒到京兆府衙司户参军杜荷头上,如此,不管出了什么事,都和礼部没有关系,陛下就算怪罪,也怪罪不到我等头上,真是让人佩服……”

    周同得意地说道:“本官可没想过要害人,只是那杜荷突然跳出来,横插一脚,既是他想揽下所有的责任,那就让他去好了。走吧,诸位,我们去看看,高句丽的使臣们现在如何了,只怕杜荷现在已经被骂的狗血淋头了……”

    虽说昨晚离开的时候,周同看见高句丽的崔大使对杜荷很客气,但他事后想想,觉得崔大使多半是惧怕杜荷的驸马身份,一旦崔大使等人知道杜荷只不过是一个平民驸马,肯定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几人脸上写满得意,往前走着。

    走着走着,有人突然惊讶道:“哎呀,是哪个混账带的路,走错了。”

    周同抬头一看,周围都是陌生的地方。

    大家本来要去驿站的,这下倒好,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他顿时大怒,将一个官员叫过来,喝问道:“怎么回事,你作为驿站的官员,负责管理驿站,连驿站在何处都不知道吗?”

    那官员有些懵逼道:“周大人,没错啊,这里就是驿站!”

    “你胡说!”

    周同更加怒不可遏。

    放眼望去,周围只有一片空地。

    空地上,有砖头砌成的好几个圆形、方形的池子,池子里注满了水,有鱼儿在欢畅地游着。

    周围开阔的地方,还有好几排木制的凳子。

    有几个老人正坐在椅子上闲谈。

    几个孩子跑来跑去的。

    唯独不见驿站的影子。

    驿站呢?

    那官员突然大惊失色道:“大人,驿站不翼而飞了啊,你看,这里,原来就是驿站的位置!”

    唰。

    周同的脸一下变得煞白。

    他问道:“崔大使等人呢?”

    周围人都摇头:“并未有人见过高句丽的使臣!”

    周同看着这几个池子,突然面色大变:“杜荷有用人的尸体养荷花的癖好,当初他在城外的护国寺就干过,完了,多半是崔大使等人惹怒了他,被他杀了,全部塞进了这些池子下面……不行,我要去禀告陛下,快,你们都跟本官进宫禀告陛下。”

    官员们神色慌张,纷纷跟着周同往皇宫的方向跑。

    ……

    太极殿。

    正是早朝时间。

    礼部尚书陈叔达,正在上奏。

    “……陛下,此次高句丽使臣狂妄自大,妄想与我大唐兄弟相称,不称臣不纳贡,崔大使等人,态度蛮横,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来势汹汹,此次,只怕我大唐不得不答应高句丽的要求了……”陈叔达说道。

    砰。

    李二气得一拳砸在桌上:“陈爱卿,你如此说,难道是让朕向一个小小的高句丽服软?”

    陈叔达说道:“陛下,高句丽只怕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就算陛下不答应,他们也不会屈服的,听闻高句丽王已经自称皇帝了。”

    李二冷声说道:“那朕就讨伐高句丽。”

    “陛下,万万不可!”陈叔达大声说道,“如今,大唐西北的战事还没结束,北方又刚受了水灾,国库并不充盈,此时,若是再启战端,只怕苦的还是百姓啊,再说,民间都以为高句丽虽然是小国,却是不详之国,陛下难道忘了,炀帝好大喜功,三征高丽,大伤国本,埋下了亡国的祸根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不翼而飞,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