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杜荷发问,陈叔达冷笑着说道:“好啊,杜荷,你装傻充愣的本事,还真是一等一的厉害,我问你,长安驿站不翼而飞,是不是你干的?”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陈大人,话不要说这么难听,长安驿站之事,的确是我处理的,不过,我是帮你们礼部擦*,你问问周同周大人,昨日晚间,驿站坍塌,一片废墟,非但会伤到人,而且还会有起火的风险,管城大队负责京兆府的治安,当然要及时出手相助……陈大人,谢谢的话就不必说了,只需要将处理费用结一下即可。人工费,材料费,设计费,等等,加起来一共是两千贯,你看是你派人送到管城大队,还是我让人去取?”

    陈叔达一愣,不可思议地看着杜荷:“你疯了吗?你竟敢找我要钱?”

    其他人,也吃惊地看着杜荷。

    杜荷这厮,擅自将长安驿站拆了不说,还敢问礼部要钱?

    杜荷冷声说道:“陈大人,你当管城大队都是免费劳力?实话告诉你,昨夜参加长安驿站拆除的,不只是管城大队的人手,还有许多工匠,这些工匠,都是长安城无家可归之人,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就指望出卖劳力过生活,礼部要是不给钱,难保他们会做出什么过激之事来,你看着办吧!”

    陈叔达彻底愣住。

    *!

    太*了!

    杜荷这厮,竟敢用这种卑鄙的手段。

    陈叔达转身,说道:“请陛下为臣做主。”

    李二沉声道:“荷儿,不得无礼。”

    杜荷摇摇头,说道:“父皇,并非儿臣无理取闹,长安驿站有多大,想必父皇是知道的,从昨晚子时开始,到今天天亮之前全部处置妥当,试问除了管城大队,还有谁能做到,昨夜,管城大队调集了五百多工匠,冒着寒风干活,这些人若是没有回报,多半心中不服,届时,儿臣也只好让他们去陈府找陈大人了!”

    李二点点头,说道:“朕方才去过长安驿站此前的地方,的确很震撼,好了,既是涉及到许多无家可归的工匠,这笔钱,就由朝廷出吧,不过,你擅自做主,铲平长安驿站这件事,朕绝饶不了你……还有,现在最要紧的事,高句丽的使臣,被你弄到了什么地方?”

    杜荷指了指南边,说道:“父皇,崔大使等人,已经让儿臣安置在了外城,距离此地,大概三里地。”

    往南三里地,那就是外城。

    而且还没到鄠县县城、鄠县商贸中心等地界。

    也就是说,三里地左右的地方,一片荒芜。

    杜荷竟然将高句丽的使臣,弄到了鸟不拉屎的地方?

    李二面色一变。

    王珪一把拽住杜荷的袖子,大声斥责道:“杜荷啊杜荷,你这回,真是闯大祸了,你知不知道,此次高句丽的使臣,来到长安,想干什么?他们带来了高丽王的国书,高丽王狼子野心,已经自称皇帝,妄想从今后不给大唐岁贡,这段时日,朝廷一直在与崔大使等人斡旋,你现在却将他们弄到外城,崔大人等人一定恼羞成怒,认为大唐在羞辱他们,他们便会借这件事向朝廷施压……哎呀,你糊涂啊!”

    杜荷甩开王珪的手,问道:“王大人,你的意思是,大唐把高句丽当儿子,高句丽却想与咱们做兄弟?”

    王珪叹息道:“话糙理不糙,就是这个道理。”

    杜荷摸了摸下巴,说道:“高句丽的胆子也太大了,早知道,就把崔大使先打一顿,让他知道知道大唐的厉害……”

    众人:“……”

    李二走上来,说道:“荷儿,此事不容有失,快,带朕去城外看看。”

    ……

    杜荷有些纳闷。

    为何一个小小的高句丽使臣,就让大唐上下担心成这样?

    这算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看见大家着急的样子,杜荷立即带着众人出城,骑快马沿着安鄠大道往南走。

    很快,目的地就到了。

    众人放眼看去,周围一片荒芜,除了笔直的安鄠大道,能看见的只有杂草。

    陈叔达焦急地问道:“崔大使等人在何处?”

    杜荷指了指一个山丘,说道:“陈大人,翻过这个梁子,便是新的长安驿站。”

    新的长安驿站?

    大家都露出不解的神色。

    却见陈叔达翻身下马,连滚带爬地跑过去。

    众人急忙跟上。

    大家慌忙翻过杜荷说的那道小梁子,只见前方一块开阔的平原上,正好有一片建筑,聚集在一起,好似一个小小的集镇。

    只是,人影看不见半个,十分冷清。

    陈叔达率先冲到当中一个宅子前。

    只见门口用半人高的一块快腐烂的木板立着,上面用碳灰写了几个字:长安驿站。

    大家看了,都差点*。

    怪不得杜荷刚才说新的长安驿站。

    敢情这里就是长安驿站啊。

    嗯,这建筑看起来高大,不错。

    可这地也太偏了吧。

    距离长安城三里地,而且还不挨着安鄠大道。以后要是将所有来大唐的使臣安置在此处,确定人家不会骂娘吗?

    王珪说道:“完了……崔大使等人,本来就各种找茬,生怕找不到与咱们谈判的筹码,现在,杜荷将长安驿站拆了,将他们弄到如此偏僻之地,这些人,现在只怕已经胜券在握了!”

    长孙无忌狠狠地说道:“杜荷就是我大唐的罪人啊!”

    “罪人……”

    众人往里走。

    来到一个院子门口。

    当大家听杜荷介绍说崔大使等人就住在院内时,一个个却都踌躇不前了。

    王珪说道:“陈大人,你是礼部尚书,理应与各国使臣接洽,还是你进去吧!”

    陈叔达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不不,王大人,你是司徒,还是你先请!”

    王珪退了两步:“还是让长孙大人先进去吧!”

    长孙无忌赶紧往旁边站了站:“二位大人,我就不掺和这件事了。”

    大家都变得很谦让。

    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大家都猜到高句丽的使臣们,现在正在气头上,无论谁进去,只怕都会被怒火波及,若是高句丽的使臣乘机发难,自己的面子肯定会挂不住。

    李二见状,脸都黑了。

    跟随他的朝中重臣,竟然无人愿意主动进去。

    难道,要让朕这个帝王亲自进去吗?

    他刚想着,却见杜荷大步流星地走上前,猛地踹了那院门几脚。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