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杜荷踹的很用力。

    在场的人,心脏都跟着颤动起来。

    “杜荷,不要!”

    “住手!”

    几个大臣,同时喊道。

    陈叔达跑上去,一把拽住杜荷的袖子,说道:“杜荷,你想干什么?你还嫌不够乱吗?你如此无礼,惹恼了高句丽的使臣怎么办?还不赶紧下去!”

    杜荷一甩袖子,把陈叔达推开。

    然后朝里面大声喊道:“崔大使,赶紧滚出来,我大唐皇帝陛下来看望尔等,尔等闭门不见,是何道理?我数到十,要是不开门,就别怪本少爷不客气了。”

    杜荷开始数数。

    “八!”

    “九!”

    ……

    众人差点晕倒。

    杜荷这厮踹门就算了,还敢大吼大叫。

    大吼大叫也就罢了,竟敢只给数十个数的时间!

    最关键的是,你特么数数从八开始?

    大家都绝望了。

    眼看杜荷的“十”刚要脱口而出。

    砰。

    院门突然打开。

    几道人影慌忙冲了出来。

    为首的,正是崔大使。

    陈叔达看见崔大使,急忙跑上去,忐忑地说道:“崔大使,实在对不住,此事,本官先给你道歉,此……”

    崔大使却是一把推开他。

    只见崔大使慌忙地跑到杜荷身前,问道:“哎呀,是驸马来了,敢问贵国皇帝陛下在何处?”

    杜荷指了指旁边,说道:“这便是我大唐皇帝陛下。”

    崔大使着急忙慌地带着人,来到李二身前,深深地一揖到底,恭敬地说道:“外臣崔恩顺,拜见大唐皇帝陛下。”

    李二一瞬间愣住。

    大臣们,也纷纷傻眼。

    前几日,崔大使等到了太极殿,可没这么客气,反而处处透漏着傲慢。

    怎么今日这般温顺了?

    李二咳嗽一声,说道:“崔大使,朕听闻昨夜长安驿站倒塌,没伤着尔等吧?”

    崔恩顺说道:“多谢皇帝陛下挂念,昨夜伤了几个属下,不过,驸马已经请大唐最好的名医为他们诊治,现在已经无碍。”

    陈叔达等人,一个个跟吃了屎一样。

    这还是那个飞扬跋扈的崔大使吗?

    杜荷到底把这家伙怎么了?

    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

    李二愣了愣,问道:“前几日在太极殿,你曾说过,想要与大唐结为兄弟,从此不再称臣纳贡,此事,你们可想清楚了?”

    崔恩顺低头道:“皇帝陛下,外臣等已经想清楚了,高句丽只是小国,长期受到大唐的庇护,我们的王只是一时受到奸臣的蒙蔽,才生了这等不臣之心,此事,外臣等断然不敢想象,请皇帝陛下放心,外臣等回去后,一定好好劝诫我王,断了不臣的念头……”

    “啊……”

    闻言,李二都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声音。

    再看陈叔达等人,一个个嘴巴长大,足以塞下好几个拳头。

    大家都蒙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会这样?

    崔大使等不应该很愤怒吗?

    不应该死咬着之前的条件不放吗?

    李二最先反应过来,问道:“崔大使,朕十分好奇,你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前几日在太极殿,你可不是这样对朕说的!”

    崔大使看了看不远处的杜荷一眼,说道:“启禀皇帝陛下,这都是杜驸马的功劳,此前,外臣一时鬼迷心窍,不知好歹,自从昨夜遇见杜驸马,杜驸马一番教诲,外臣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决心改过。”

    李二看向杜荷。

    众人都也跟着看向杜荷。

    一时间,大家的心情都很复杂。

    杜荷笑呵呵地说道:“父皇,这都是儿臣应该做的,儿臣只是想,以后再做这些事的时候,朝中能少一些非议,儿臣就心满意足了,总不能让儿臣流血又流泪,王大人,你说是吧?”

    王珪急忙转过身去,不敢看杜荷。

    杜荷又看向长孙无忌:“长孙大人,你说呢?”

    长孙无忌鼻子都气歪了:“你……不能流血又流泪,说的太好了!”

    气煞我也!

    杜荷一把拽住正要往后走的陈叔达,问道:“陈大人,你怎么看?”

    陈叔达十分尴尬,“我我我……我,我觉得你说得对……陛下,此事,杜荷功不可没该赏。”

    李二点点头,高兴道:“杜荷有功,的确该赏,等救灾之事毕,再一并重赏吧。还有崔大使……”

    崔恩顺立即上前:“外臣在!”

    李二沉吟道:“圣人云,知耻而后勇,有错能改,善莫大焉,而今,你既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应该好好改过自新,高句丽只是小国,高句丽的稳定,离不开大唐的庇护,你回去后,要好好劝诫高丽王,让他收起不臣之心,否则,朕不介意派大军教他做人,至于你……你很不错,朕就封你为安平县男吧!”

    李二大方,直接给了一个爵位。

    当然,大家都清楚,这只是个虚的,没有俸禄可领,也不会有封地。

    大唐给各国的使臣封官并不稀奇。

    但给爵位,崔恩顺却是第一个。

    崔大使却是愣住。

    砰。

    杜荷直接踹了他的*一脚,“还不赶快谢恩?”

    崔恩顺反应过来,急忙一揖到底:“外臣,谢陛下大恩大德。”

    “哈哈哈,好……安平县南,不必多礼,至于长安驿站之事,朕一定会妥善处理的,既是你现在已经是我大唐的臣子,朕会让礼部尽快为你修建一座府邸,就在长安内城吧。”李二一高兴,又准备给崔恩顺一座宅子。

    崔恩顺却摇摇头:“臣多谢陛下,只是,臣有个不情之请。”

    “哦?你说!”

    崔恩顺说道:“臣等昨夜住进了这新的长安驿站,住的十分舒坦,此地风景秀丽,而且清净,没有闲杂人等打扰,臣请陛下,将长安驿站,便设在此处,至于长安城的府邸,臣就不要了。”

    李二一愣。

    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好你个崔恩顺,还敢跟朕提条件……好,朕答应你了……你说的倒是有道理,原来的长安驿站,显得逼仄了一些,当各国使臣齐聚的时候,更是拥挤不堪,此地宽阔,虽说是外城,但用不了许久,外城的繁华也不亚于内城,此事,就这么决定了。诸位爱卿,你们可有意见?”

    陈叔达等人咂咂嘴,根本没机会劝李二三思。

    大家都摇摇头。

    却见杜荷一下冲上来,说道:“父皇,我有意见!”

    众人都好奇地看着杜荷。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换了个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