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坐在桌前,冷笑道:“崔恩顺这厮,在别人面前颐指气使,在本少爷面前,却温顺得跟个小绵羊似的,这家伙长得长得一副反骨相,多半是冲着梦幻集团来的,不得不防……”

    想着,他便拿出纸笔,埋头唰唰唰地写了起来。

    不多时间,杜荷便将一张空白的纸写的满满当当的,叫来一个下人,吩咐道:“立刻将这封信,送到张俭手上。”

    ……

    长安驿站。

    深夜。

    哪怕住在最后面的屋子里,依然隐约能听见叮叮当当的声响从远处传来。

    这声音是最新在长安驿站周围买房的人正在装饰呢。

    吱嘎。

    房门打开。

    一个黑衣人,溜进了崔恩顺的房间中。

    桌子两端,一端坐着崔恩顺,一端坐着一个老者。

    那黑衣人上前,说道:“大使,那个小白脸已经睡下了,周围都没人。”

    崔恩顺点点头,挥手让黑衣人出去:“出去好好守着!”

    “是!”

    黑衣人立刻闪身立刻了房间。

    那老者问道:“大使,你是不是太过谨慎了?”

    崔恩顺摇摇头:“不,咱们这次的对手是杜荷,可不是大唐的那些高傲的官员,杜荷此人,到现在为止,我一共与他见过三次,说实话,我还看不透他。”

    老者冷笑道:“你们崔氏连荣留王都不怕,还怕一个杜荷?老夫纳闷的是,你此前一直态度强硬,势有和大唐翻脸的趋势,为何到后来,突然改变了主意?”

    崔恩顺笑道:“荣留王年纪大了,这些年,他带领的高氏越来越强大,已经渐渐不理会崔氏的意见了,早晚有一日,他恐怕会对我崔氏下手啊,我此前奉家主之命,出使大唐,便是要挑起大唐和高句丽的战火,让大唐皇帝忍无可忍出兵,教训一下荣留王和他的高氏……但现在不一样了,如果有了梦幻集团相助,我崔氏就可以快速崛起,到时候,便可不将高氏放在眼里……”

    老者冷笑道:“你们打的主意是,让梦幻集团的人踏上高句丽的土地,便有去无回,将梦幻集团的玻璃制造秘方等全部拿到手,对吗?”

    崔恩顺笑的跟一只老狐狸一样,点点头,说道:“没错!所以,在离开长安前,咱们做事,必须要小心翼翼,万万不可得罪杜荷。”

    老者叹息道:“与虎谋皮,当心丢了性命。”

    崔恩顺不以为意:“在长安,是杜荷说了算,但踏上高句丽的土地,那就由不得他了。”

    ……

    时间一天天过去。

    长安城的救灾事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终于,来到腊月。

    杜荷的救灾计划,全部实施完成。

    不知不觉间,长安城已经彻底改变了模样。

    首先是城墙。

    原本的长安城墙,远看巍峨霸气,但近看,到处千疮百孔的,有些地方甚至在大水来临时被冲毁。

    经过改造后,护城河变得更加宽阔,河底也用人工重新挖掘,堤坝全部用水泥混凝土来浇筑,光看上去就让人震撼。

    再就是包括人民大道在内的所有街道,中间全部变成了水泥路,两侧是轰砖头铺成的人行道,笔直,坚固,耐用。

    当然,最让朝廷满意的,还是杜荷借着这次机会,将所有破旧的坊子全部改造了一番,现如今,在长安城,已经很难见到那种年久失修、破烂不堪的房屋。

    各国使臣到长安,都忍不住感慨:大唐的都城,也太繁华了吧,简直就是仙境一般。

    ……

    腊月十五。

    清晨。

    永宁门外。

    来了一个车队。

    车队缓缓停下,当中一辆马车的帘子掀开,一道人影跳了下来,飞奔着朝城门的方向而去。

    在城门下,正有几个人在等待。

    为首的,正是杜如晦,其次是杜荷,两位公主,还有杜锦薇。

    那人飞奔过来,一下匍匐在杜如晦面前,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热泪盈眶地说道:“孩儿,拜见父亲,孩儿不孝,在父亲病重时,未能到身前尽孝,请父亲责罚。”

    没错,这人正是千里迢迢从登州赶来的杜构。

    当初,杜如晦感染痨瘵,便修书去了登州,让杜构赶紧赶回长安。

    但这个落后的时候,书信送到登州,要许多时日,杜构一家从登州启程后,一路上,也经历了许多波折,竟是大半年时间才赶到长安城。

    杜如晦赶紧将杜构搀扶起来,说道:“孩子,你去登州,乃是朝廷派你去的,登州路远,你受苦了,为父怎么可能怪你。荷儿已经治好了为父的病,陛下隆恩,特许为父在府中修养,为父现在好得很呐……”

    杜构再三确认,见杜如晦无事,便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竟然又开始嚎啕大哭。

    离家太远,会思念故乡,思念亲人。

    这时,杜锦薇走过来,不满地说道:“爹,你这么大人了,一见面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你看,周围有许多人都看着呢,要哭,回莱国公府去哭吧。”

    杜构顿时脸红,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没哭,是风太大,眯了眼睛,谁说爹哭了!”

    然后,他转身,看着杜荷。

    杜构右脚一跛地走过来,猛地一巴掌拍在杜荷肩膀上。

    杜荷顿时吃痛。

    好家伙,这力气也太大了。

    杜荷急忙问道:“大哥,你的腿?”

    杜构哈哈一笑:“无妨,出海剿灭盗贼时,被射中一箭……荷儿,你长大了啊,你这几年在长安城的所为,大哥我都知道,以后,莱国公府,杜氏,就靠你了……”

    杜荷摇摇头,认真地说道:“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是莱国公府的嫡长子,光耀祖宗之责,在你,你可不要想着推卸责任。”

    杜构却摇摇头:“荷儿,你这话……唉,大哥我虽然是文官,却没有念多少书,再加上父亲耿直,不愿舍弃颜面去求陛下,而今我又身患残疾,这辈子,多半也就如此了,此次进京,陛下多半不会让我再外出,可能会让我在朝中闲散度日吧,如此也好,父亲年纪大了,以后,就由我来照顾父亲,你便好好建功立业,爵位没了,再挣就是了……”

    杜构虽然是登州司马,标准的文官。但登州临海,海岛凶猛,他常年负责出海剿匪,日积月累,性格已经被锤炼得大气豪迈,宛如一个武夫。

    只是,说到自己的遭遇,杜构也免不了唏嘘。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归来,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