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闻言,略微思索一下,便笑说道:“事在人为,大哥切不要自暴自弃,今日,咱们一家团员,且不说这些不开心之事,走吧,进城,咱们兄弟多年不见,今日,定要一醉方休。”

    “好!”

    “进城!”

    车队浩浩荡荡地进城。

    ……

    莱国公府。

    张灯结彩,不是过年,胜似过年。

    杜构离别长安五年,终于回来了。

    杜如晦是最高兴的,在桌上少不了多喝了几杯,然后被人搀扶下去。

    杜构一开始也兴致热烈,可到后来,却是神色忧虑,脸上写满了心事。

    杜荷放下酒杯,问道:“大哥,你可是有事?难不成,你还为方才你在永宁门外对我说的话介怀?”

    杜构摇摇头,说动:“荷儿,大哥并非担忧自己的前途,而是担心父亲,听你方才说,几个月前,父亲的辞呈就递到了宫中,陛下一直未答应父亲致仕的请求,这虽然是缓兵之计,但时间长了,难保陛下就答应了,一旦父亲失去右相之位,这朝廷中,只怕许多的宵小就会跳出来,届时,你危险重重啊……”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大哥多虑了,我当初让父亲递上致仕的奏章,可不只是要拖时间,而是要让父亲登上太尉之位。”

    杜构瞪大眼睛:“太尉?这可是困难重重啊!”

    杜荷笑道:“只是机遇未到而已。”

    杜构拿起酒杯,说道:“想不到,你与父亲早有打算,看来,是我多虑了,来,荷儿,我敬你。”

    二人碰了一杯。

    杜荷问道:“大哥,难道你真打算在长安城碌碌无为一辈子?”

    杜构再次放下酒杯,叹息一声,无奈道:“荷儿,我就算有雄心壮志又如何,我已经不年轻了,而且还有残疾在身……”

    杜荷站起身来,说道:“大哥,人各有志,你想做什么,我不强求,不过,我倒是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看看!”

    “什么东西?”杜构好奇地问道。

    却见杜荷吩咐道:“来人,准备马车。”

    不多时间,一辆马车离开莱国公府,冒着寒风出了长安城。

    马车内,杜构酒醒了大半,一直追问道:“荷儿,你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何要如此急匆匆地出城?”

    杜荷微微一笑:“大哥,稍安勿躁,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马车飞驰着。

    杜构时不时地掀开帘子往外看,竟是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马车已经到了鄠县的地界,只是,如今的鄠县,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不再是杜构熟悉的鄠县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下。

    杜荷带着杜构走下马车。

    杜构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有一片建筑,灯火通明。

    二人快步走上前去,来到一条大河边。

    河边有一座高耸的建筑,其中人声鼎沸,传来叮叮当当的打砸声。

    杜构一脸懵逼的时候,杜荷已经走了进去。

    来到建筑里面,才看清,这是一座工坊。

    看见杜荷,顿时有几十个人围拢过来,纷纷打招呼。

    杜荷看向当中一个干瘦的老者,问道:“老郑头,我让你打造的船,都打造完了吧?”

    老者立即跑上来,嘿嘿笑道:“少爷,全部打造妥当,跟我来。”

    大家跟着老者来到河岸边。

    只见岸边有一两人高的高大之物,浑身用红色的绸子盖着。

    老者大喊一声:“快,快放开,让少爷看看!”

    哗啦。

    红色绸子去掉。

    顿时,一条船,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船并不大,只有两丈多长,六七尺宽度。

    船上,却是一应俱全。

    最要紧的,这艘船竟然有四层。

    一共九桅十二帆。

    其他人都还在观赏。

    却听杜构惊呼一声。

    他常年在登州,和船打交道的机会最多。

    在他的记忆中,大唐最好的船,都才两层,再多就有侧翻的危险,而且,大唐现在的船,最多不超过六帆,多了就无法控制。

    可眼前的船,明显是缩小版的,只是,造型却非常奇特。

    杜构吃惊地看着杜荷:“荷儿,这船……是你造出来的吗?”

    杜荷摇摇头,指着老者,说道:“这是老郑头,他出身造船世家,对造船十分擅长,一年多前,进入梦幻集团,这便是他的作品之一。”

    老者急忙摇头,激动地说道:“不不不,少爷,你别这么说,我就只是个工匠,这船,都是少爷设计的,我是一点功劳都没有。”

    杜构看向杜荷。

    杜荷无奈地笑了笑,指着船说道:“大哥,其实这艘船,最关键的还是在此处。”

    他指着船底的地方。

    杜构也看出来了。

    这艘船的底部,从船头到船尾的地方,好似一把锋利的刀。

    与这个时代普遍的扁平的船底,十分不同。

    “这是为何?”

    杜荷介绍道:“此前的船,因为船底扁平,航行时,速度提不上来,而且,船造大了之后,不易控制,我将船底改成尖底,便可以破除此种障碍,正所谓,上平如衡,下侧如刀,贵其可以破浪而行,就是这个道理。”

    杜荷沉思道:“听起来似乎是这个道理,只是,这船当真能下水吗?”

    不等杜荷吩咐,老郑头就招呼工匠们忙活起来。

    有人拉绳子,有人抽调木棍。

    轰隆隆。

    然后,这艘船便斜着,从滚木上,滑进了河中。

    老郑头见状,急忙顺着船舷,爬了上去,只见他蹲在那船上,手忙脚乱地忙活一番,十二张帆便悉数升起。

    原本还停在河面上的船,突然逆风而行,速度奇快,劈开破浪,朝上游冲去。

    杜构眼睁睁地看见,方才在一个河道转弯之地,水流湍急,可这船,竟然不受影响。

    唰。

    杜构转身,一把拽住杜荷的袖子:“荷儿,这种船,可以造出更大的吗?”

    杜荷笑问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杜构眼睛失神了一下,才缓缓说道:“你有所不知,大哥我多年在登州与海盗打交道,常年剿匪,却无法将那些海盗全部灭掉,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我大唐的船不行,到了海上,无法追上那些海盗……当初,我率士兵们冲杀海盗,被十几条船包围,本来能顺利逃走的,哪知道,那艘船的速度奇慢,我等被海盗追上,我的腿中了一箭不说,还损失了许多的士兵。”

    说着,杜构眼眶中泛着泪花。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新船,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