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忍不住上前拍了拍杜构的肩膀,说道:“大哥,你方才问的是,这船能不能造出更大的,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船,可以造的无比的大,可比现在全大唐最大的船大十倍,到了海中,还可以在船头、船尾、船身两侧,包裹铁皮,有这样一艘大船,便可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但是,要看是谁造,如果是别人,我宁可不将这造船的法子交出去。”

    杜构纳闷。

    “为何?”

    杜荷解释道:“大哥你有所不知,这种船,至少领先现在的大唐船几百年,若是贸然交出去,落到别人手上,万一被高句丽这样的国家得到,会是什么后果?”

    杜构恍然大悟:“你的意思,这造船的法子,必须掌握在咱们自己手中。不能交给别人?”

    杜荷点点头:“非绝对信任的人,这法子我断然不会给出。”

    杜构搓了搓手,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荷儿,你看大哥值得信任吗?”

    杜荷一愣,问道:“大哥,你的意思是?”

    杜构说道:“不瞒你说,我原本已经心灰意冷了,可方才看到这艘船,我突然想到之前一起并肩作战的那些兄弟,他们还在登州与海盗酣战,我又有什么理由留在长安碌碌无为呢,我想,将你造船的法子,带回去,登州有县城的造船作坊,用一定时日,一定能造出你方才说的那种所向披靡的大船,彻底解决海上的海盗。”

    这一刻,杜构突然意气风发。

    杜荷笑眯眯地从怀中拿出一张纸,说道:“大哥,我没看错你,你的热血还没凉,既是如此,将来一定大有可为,我打算,为咱们大唐建造一支水师。”

    水师?

    杜构有些懵逼。

    直到这个时代,打战,一直以陆地为主。

    哪怕是大唐,军队也只有陆军。

    水师这个说法,杜构是第一次听闻。

    杜荷用手比划着,举了一个通俗易懂的例子:“水师,便是专门在海上、河上作战的军队,就像咱们方才说的,一艘所向披靡的大船,就可以平定登州等地的海盗,若是打造十艘这样的大船呢,再训练上千名水性好、骁勇善战的士兵,岂不是能称霸整个东海?”

    杜构眼睛一亮:“这……此事,陛下会答应吗?”

    杜荷笑着摇摇头:“此事,这时候说出来,且不管父皇会不会答应,朝中大臣一定会将咱们兄弟二人骂死,所以,只能悄悄做。大哥,接下来,你可能还要再回到登州,开始咱们的水师建造计划。等做出成果的时候,再上奏朝廷。”

    这就叫先斩后奏。

    成功了,到时候谁也不敢说什么。

    若是失败,保持沉默就行。

    杜构有些佩服地看了杜荷一眼,说道:“要做成此事,只怕不容易,我只是一个登州司马,上面还有登州刺史、登州别驾,若是得不到这二人的支持,此事只怕会困难重重,尤其是,登州的造船作坊,乃是官办的。”

    杜荷哈哈一笑,说道:“大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不信,你就等着几日后父皇召见吧。”

    “荷儿,此话怎讲?”

    杜荷摇摇头:“暂时保密!”

    杜构:“……”

    ……

    皇宫。

    御书房。

    李二批阅完手头的奏章,站起身来,问赵阳道:“听闻克明的大儿子杜构,昨日回到了长安,可有此事?”

    赵阳点点头,“陛下,杜构,的确是昨日回到长安的。”

    李二想了想,说道:“杜构外出多年,而今,克明身体不好,理应将他留在长安城……嗯,礼部主客员外郎周同,玩忽职守,差点在高句丽的事情上酿成大祸,把他调到万年县担任县丞吧,杜构便担任主客员外郎,统领礼部主客司,品级不变。”

    赵阳急忙说道:“陛下圣明!”

    李二立即说道:“你立即去一趟中书省,让他们草拟敕……”

    “旨”字还没说出,就见一个小太监进来禀报:“启禀陛下,驸马杜荷求见。”

    “杜荷?朕刚想见他呢,让他进来吧。”

    不多时间,杜荷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御书房。

    李二笑问道:“荷儿,你是来禀报救灾之事吗?”

    杜荷摇摇头:“父皇,儿臣有更重要的事禀报,请父皇屏退左右。”

    李二看杜荷一脸认真的样子,心头一跳,挥挥手。

    赵阳带着周围的太监宫女急忙退出去。

    李二落座,问道:“荷儿,说吧,什么事?”

    杜荷说道:“父皇,今日是无敌钱庄和大唐建设公司年终分红的日子,父皇的份额,儿臣已经替你取来,请过目。”

    杜荷拿出一本账册,交到李二手中。

    李二一边翻阅,一边笑着说道:“荷儿,当初,你可是答应朕,到年底,最少可以让朕分到一百万贯啊,现如今,距离过年还有半个月,你如此着急分红,若是达不到朕的预期,朕可饶……”

    李二的声音戛然而止。

    突然,他一下跳起来:“这上面是两百万贯?”

    杜荷点点头:“父皇,你没看错,大唐建设公司期房生意和无敌钱庄,分红总共是两百万贯。”

    李二有些不敢相信:“两个月前,你给了朕两百万贯,又让朕拿出一百万贯入股大唐建设公司的期房生意,才两个月时间,就能分到两百万贯?”

    杜荷点了点头。

    砰。

    李二一拳砸在桌上:“哈哈哈,荷儿,你很不错。”

    杜荷谦虚道:“都是父皇的功劳,儿臣并没有做什么。”

    李二看了看杜荷,说道:“荷儿,你放心,朕不会亏待你的,只是,你为朕赚钱这事,不能说出去,不能让人知道,这样吧,等到了朝堂上,朕一定会重重赏赐你的。”

    “多谢父皇!唉……”

    杜荷说着,叹息一声。

    李二好奇地问道:“荷儿,朕得了这么多分红,想来,此次梦幻集团一定没少赚钱,你为何唉声叹气?”

    杜荷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说道:“儿臣,却是为我大哥心忧,昨日大哥回到长安,便开始借酒消愁,儿臣的大哥常年在登州,与登州临海一带的海盗殊死搏斗,还上了一只腿,而今,他回到长安城,深知自己再无回到登州的可能,心中甚是难过……”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分红,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