鄠县,戴府。

    戴金云说道:“叔父,长安城戴府的重建,已经全面启动,前几日,老师组织梦幻集团召开年终表彰会,我得到十万贯的奖励,这十万贯,我打算全部投入戴府的重建。”

    戴胄神色复杂地看着戴金云。

    曾几何时,戴金云还只是个顽劣的孩子,经常气得他这个叔父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自打戴金云跟着杜荷,先是推广猪肉有功,被封为县男,然后又跟着杜荷施行新赋税政策,搞得有声有色的。

    现在,一年的奖励,就有十万贯。

    戴胄酸了!

    半晌,他才说道:“金云,你从今后,要好好跟着杜荷学习,只是……叔父还有一件事担心……”

    “叔父请说!”

    戴胄说道:“按说,你跟着杜荷施行新赋税政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朝堂上,陛下却根本没提起你的名字,这说明,杜荷进宫禀报时,将所有功劳都揽在了自己身上,他恐怕没有提起过你,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与杜荷虽然是师徒,但师徒哪比得上叔侄啊,这世上,只有咱们戴府,才是真正不计回报对你好的人。你以后跟着杜荷做事,也不要太实在了!”

    戴金云一听,急忙摇摇头:“叔父,你的话,我不敢苟同。*不是那样的人……再说,这新赋税政策,乃是老师的创举,我又有什么功劳呢。”

    戴胄叹息道:“唉,你这孩子,别的都好,就是太实诚了。叔父的话,你好好记在心里吧,今日,你就留下来,好好休憩,明日再随叔父进内城。”

    “是,叔父!”

    ……

    皇宫。

    苑花园门口。

    眼看已经午后了。

    杜荷坐在亭子里,百无聊赖。

    他看了看赵阳,发现赵阳气定神闲,一动不动。

    杜荷好奇地问道:“赵总管,你都站了两个时辰了,不累吗?”

    赵阳摇摇头:“驸马有所不知,我等生来就是侍奉陛下的,陛下有令,所有人不得进去打扰他与杜太尉,我等便要在此好好候着,别说两个时辰,就是十个时辰,也无妨的。”

    杜荷啧啧称奇道:“你对父皇,还真是忠心耿耿啊。”

    话音刚落,就见远处的御花园中,李二和杜如晦谈笑风生地走出来。

    李二来到跟前,对赵阳吩咐道:“去御膳房说一声,今晚,朕要在御花园中,宴请杜太尉。”

    “是,陛下!”赵阳急忙跑着离开。

    杜荷眨眨眼,问道:“父皇,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他实在看不惯两个老男人眉来眼去的样子。

    “荷儿,你也留下来吧,正好,朕有件事,想与你商议。”李二说道。

    杜荷问道:“父皇,有事你吩咐。”

    李二一边走一边说道:“今岁京兆府的赋税能增加这么多,对整个大唐的赋税有巨大的贡献啊,而这,都是你那新赋税政策的功劳,朕想,能不能将新赋税政策,施行于天下?如此,便能收上来更多的赋税,也就不用再担心每年年底时捉襟见肘了……”

    杜荷想了想,说道:“父皇想尽快施行新赋税政策的心情,儿臣十分理解,只是,儿臣以为,欲速则不达,新赋税政策,在京兆府有用,未必在整个大唐都有用,儿臣建议,由朝中大臣们商议,先选择五十个商业发达的州进行实验,一年后,若是真的可行,再全面铺开不迟。”

    李二笑道:“荷儿,朕就知道,你肯定有主意,好,就照你说的办,朕打算让你来做这件事,你看如何?”

    杜荷急忙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新赋税政策试点,可是一件大事,不知会触动多少人的利益,而且会非常缠人。

    他虽然能做,却不想碰了。

    现在的礼部主客司员外郎就很好,不过就是负责外交方面的事而已。

    每日与高句丽崔恩顺这样的外国使臣聊聊天,喝喝茶不好吗?

    李二见状,问道:“荷儿,你不答应?”

    杜荷急忙躬身道:“父皇,儿臣并非不愿,而是,此事,有更好的人选。”

    “谁?”

    “戴金云!”

    “长安赋税局局长?”

    杜荷点点头:“正是他,戴金云是我的学生,新赋税政策的成功,有他不可磨灭的功劳,他是全天下最熟悉新赋税政策的,儿臣建议,在民部设一个赋税司,由戴金云担任赋税司员外郎,全权负责新赋税政策实验之事,儿臣敢保证,戴金云一定不会让父皇失望的。”

    李二听了,沉思半晌,说道:“好,既是荷儿你说了,那朕就信得过他,来人,让中书省下敕旨吧。”

    ……

    晚饭时分。

    鄠县,戴府。

    吃着饭的时候,戴胄又语重心长地对戴金云说道:“金云,早上,我对你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

    戴金云抬头,问道:“叔父,什么事?”

    戴胄脸一黑,“当然是杜荷的事,此次长安城救灾,杜荷得到丰厚的封赏,你却什么都没得到,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也不要太实诚了。”

    戴金云摇摇头:“叔父,我说过,老师不是那种人。”

    “你懂什么,叔父这辈子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

    戴胄板起脸教训戴金云。

    戴金云打岔道:“叔父,我现在还是鄠县美食研究院的院长,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盐吃多了对身体无害,你以后还是少吃点盐吧。”

    啪。

    戴胄气的一巴掌拍在桌上。

    “叔父是过来人,叔父看人很准,你不信叔父,难道还要去相信杜荷吗?”戴胄厉声说道。

    戴金云说道:“叔父,我……我的确是听老师的。老师不是那样的人,咱们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戴胄气呼呼的。

    就在这时,管家急匆匆跑进来,大喊道:“老爷,快快,有敕旨,快去接旨。”

    敕旨?

    戴胄看了看外面,只见天都快黑了。

    什么敕旨,这么着急?

    还送到了鄠县?

    戴胄急忙说道:“快,金云,跟我去接旨。”

    二人急匆匆来到前院,只见前来宣旨的正是内务府总管,西门青。

    西门青高声道:“戴金云接旨。”

    戴胄一愣。

    合着这敕旨还不是给我的,是给金云的?

    他面色大变,莫非,金云犯什么事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