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平急忙上前,躬身一揖,恭敬道:“见过院长!”

    杜荷笑着说道:“你是朱平吧?”

    朱平激动不已,“正是学生,没想到院长还记得我。”

    杜荷惊讶地说道:“我怎么不记得,当初就是你带着你的同窗师兄弟们,因为食堂的饭菜不合口味,大闹一场,还将食堂的管理者给打了的……你说说你,当年血气方刚,不怕天不怕地的,怎么到了礼部,就变得这么懦弱了,一点出息都没有……”

    闻言,朱平顿时害羞得涨红了脸,垂下头:“院长,我……”

    杜荷转身,淡淡地看着孟大人,对朱平说道:“现在,本少爷给你一个机会,去,揍他一顿。”

    “啊……”朱平一愣。

    杜荷冷笑道:“怎么,不敢?你不配做我的学生。”

    朱平猛地深吸一口气,往日被孟大人欺负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他捏了捏拳头,走到孟大人面前,冷不丁地一拳,将孟大人打翻在地上,咆哮道:“孟先宗,我甘妮娘!”

    孟大人懵了。

    周围的人也懵了。

    却听朱平大吼道:“你们还愣着干嘛,忘记孟先宗这勾日的平时怎么欺负大伙的吗,现在,我的院长来了,正是大家报仇雪恨的好机会啊,打死他!”

    突然从各个角落里冒出来好些官员。

    这些官员,和朱平一样,憨厚老实,平素没少被孟先宗欺负。

    大家一直都在隐忍。

    此刻,看见朱平率先动手,大家的理智丧失,便纷纷冲了上来,对孟先宗拳打脚踢。

    “勾日的……你还惦记我娘子,打死你!”

    “孟先宗,你当初收了我的钱,却不给我办事!”

    “我早就看你不对眼了……”

    “打死他……”

    “我其实没被你欺负过,我只是看大家打着过瘾。”

    咚咚咚。

    孟先宗抱头鼠窜,口中喊着:“别打,别打,各位兄弟,各位大爷……各位祖宗,别打了,我要死了!”

    ……

    不多时间,孟先宗奄奄一息地躺在了地上。

    他艰难地转过头,看着杜荷,冷冷地说道:“杜大人,这事,我记下了,你等着……这件事没完,我一定会将此事禀明陛下的。”

    杜荷走过来,笑呵呵地蹲下,说道:“孟大人,你想对付我?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从此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否则,不要步了周同的后尘……”

    “你……”

    杜荷站起身来,一挥手:“来人,将周大人送回去养伤。”

    ……

    礼部。

    众人正在公堂中讨论。

    突然,一个官员步履匆忙地跑进来,大喊道:“各位大人,不好了,孟先宗被杜荷打了。”

    哗啦。

    陈叔达在内的十几个官员,纷纷站起来,面色吃惊道:“到底是为何事?”

    那官员说道:“具体的,下官也不清楚,好像是,主客司有个名叫朱平的,此人平素被孟先宗欺辱,哪知,此人竟是杜荷那半山学院的学生,杜荷刚到主客司,便替朱平出头,将孟先宗给打了。”

    砰。

    陈叔达一拳砸在桌上,狠狠地说道:“杜荷……真是岂有此理,孟先宗乃是主客司的老人,在主客司多年,素来有老好人的名声,为人老实巴交,杜荷竟然对老实人下手,真是岂有此理,诸位,此事,本官不能再坐视不理了,明日,我就进宫,找陛下说个清楚……”

    其他官员,个个义愤填膺,纷纷说道:“对,不能再纵容杜荷了。”

    “一定要说服陛下,派一名官员担任主客司郎中。”

    “陈大人,此事,就全靠你了。”

    陈叔达闻言,拱了拱手,说道:“责无旁贷。”

    ……

    主客司。

    杜荷的公房内。

    杜荷端坐在椅子上,手中端着一个茶杯。

    朱平和几个青年,站在杜荷面前,一个个大气不敢出。

    几人等了好久,也不见杜荷发话。

    朱平忍不住,忐忑地问道:“院长,今日,我们将孟先宗打了,会不会给你添麻烦,孟先宗这厮,最善巴结人,这些年,他搜集来的好东西,全都送给了礼部上下,尤其是两位礼部侍郎,没少拿他的东西,这二人一定会为他出头,要是传到陛下那里,殴打同僚,可是重罪。”

    杜荷放下茶杯,抬头,问道:“你们都害怕?”

    一个青年说道:“大人,我们……我们出身卑微,孟先宗却是豪门,我们只怕斗不过他。”

    朱平挥了挥拳头:“不过,我们不后悔,反正我早就想揍那厮了,今日,正好有这个机会,院长你放心,就算砍了我的脑袋,我也一个人扛下来,与大家无关,朝廷要惩处,就惩处我一人好了。”

    这家伙倒是义气。

    哪知,跟在他身边的,也都是血气方刚之辈,个个都不怕事。

    “朱兄你说错了,打孟先宗,我也有份,岂能让你一个人受罪。”

    “还有我……”

    “朱兄你是看不起我们吗?”

    “这件事,我有份!”

    一个个,吵吵嚷嚷的。

    杜荷被吵得有些头大,挥挥手,说道:“好了,此事,我自有主张,我可以保证,你们都不会有事,我也不会有事,放心吧,你们都赶紧滚蛋,朱平留下。”

    众人有些错愕,却纷纷离开。

    杜荷让朱平坐下,才心平气和地说道:“你说你也是半山学院出来的,怎么到了朝廷,还堕落了呢……你动手这件事……”

    朱平紧张地打断杜荷的话:“院长,我……我当时的确有些冲动了,我知道,院长的意思是吓唬一下朱平,没让我召集大家一起揍他,院长,我错了,请院长责罚。”

    杜荷哭笑不得:“你的确是该责罚,在半山学院的时候,每天都要习武,强身健体,可你今日,打了不到一炷香,就气踹嘘嘘,我这个做院长的都快看不下去了。”

    额?

    朱平愣住。

    他本以为杜荷是怪罪自己打朱能的时候打狠了。

    谁曾想,竟是怪自己身体不够强壮。

    朱平不知道该说什么:“院长,我……”

    杜荷摆摆手:“好了,以后要加强锻炼,半山学院不培养废物,不培养只会念书的书呆子,你就算毕业,也不能荒废了此前的锻炼……不过,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要你去做。”

    朱平激动地说道:“请院长吩咐!”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忍你很久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