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杜荷微微一笑,说道:“朱平啊,你知道你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他并未直接回答朱平的问题。

    朱平一愣,“请院长赐教!”

    杜荷说道:“你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太老实!”

    朱平恭敬道:“院长你说的太对了,我就是太实诚,我的实诚,是四里八乡都知道的,人人都称颂我,我因此得到我们当地县官的举荐,到京城参加科考。”

    他话刚说完,又听杜荷问道:“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吗?”

    朱平摇摇头。

    杜荷解释道:“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老实了。”

    啥?

    朱平彻底愣住。

    最大的优点是太老实。

    最大的缺点是……也是最老实。

    这啥意思?

    杜荷却挥挥手,转身扬长离去。

    半晌,朱平才走出院子,一边走,一边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碎碎念着:“优点,缺点,老实……优点……缺点……”

    周围人见了,都以为朱平陷入魔怔了。

    ……

    同一时刻。

    礼部左侍郎的屋子里。

    陈猪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大人啊,我追随你多年,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要是被出使吐蕃,多半就回不来了,我那年迈的双亲,还有刚过门的小妾,还未长大的几个孩子,可怎么办啊?大人,现在能帮我的只有你了,请你看在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的份上,一定要帮帮我,帮帮我……”

    陈猪猪说的那叫一个凄惨。

    左侍郎都被他说的心烦意乱的。

    左侍郎想了想,好奇道:“朝廷要派人出使西域,还是去搜集情报?此事,本官尚不知道啊……”

    陈猪猪说道:“大人,是真的,杜荷连名单都草拟好了,说是要交给陛下。”

    左侍郎沉吟道:“看来,此事是绝密啊,恐怕只有陛下和兵部知道,这件事,多半本来是兵部的活,杜荷这个扫把星,他一来主客司,别人看他好欺负,就把这事推给主客司了……罢了,既是如此,本官就给你一份调令,让你去膳部,只是,膳部如今是满员的,你去了那里,就只能做一个普通的官员,你明白吗?”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只要不出使吐蕃,下官感激不尽……就算辞官也没什么,何况只是去了职,官身还在!”

    陈猪猪高兴得差点蹦起来了。

    不多时间,一张调令就写好了。

    陈猪猪只是个从八品,算是主客司的一名的管事,手底下也能管好几个人,能决定不少的事,但现在去了膳部,官身保留,却不能再担任管事了。

    这种调动,属于礼部内调动,只需要礼部自己就能决定,无需上报给吏部。

    拿着那调令,陈猪猪欣喜道:“杜荷啊杜荷,你还想打击我,哼,现在好了,我已经不是你主客司的人了,看你还怎么命令我。”

    ……

    啪。

    一张调令,被拍在杜荷的桌上。

    杜荷抬起头,看见陈猪猪正一脸得意地看着自己。

    杜荷问道:“陈大人,你在找茬?”

    陈猪猪鼻孔朝天,冷笑道:“杜大人,找茬不敢,我只是来通知你的,从现在起,我已经不是你主客司的人了,你看清楚,我现在是膳部的人。”

    杜荷拿起调令,仔细看了看,吃惊道:“陈大人,你疯了吗?你在主客司可是管事,去了膳部,只是一名普通官员,只怕要好几年才能熬到现在的位置,你真的甘心吗?”

    陈猪猪笑道:“我这人,对做官不感兴趣,做一名普通官员,没什么不好的。”

    杜荷问道:“你不后悔?”

    “当然不后悔,谁后悔谁是孙子!”

    “哎呀,咱们毕竟同僚一天,何必说这种话,好吧,既是左侍郎大人给你开的调令,本少爷也不敢不从,来,我给你盖上官印,你就可以走了。”

    杜荷很爽快。

    片刻之后,陈猪猪的调令正式生效。

    主客司再也没有陈猪猪这号人。

    陈猪猪趾高气昂地走了出去。

    他刚走,主客司的另一位管事,梅花山,又走了进来。

    梅花山一脸得意。

    杜荷见了,问道:“梅大人,你也是来调离的?”

    梅花山笑道:“杜大人真是料事如神,其实,我早就想去民部了,这不,我方才去找吏部的张大人,他便给了我一张调令,还望杜大人成全。”

    杜荷拿过调令一看,也吃惊道:“哎呀,梅大人,你去民部,竟然只是一名普通官员?他们就没给你个管事做做?”

    梅花山有些尴尬地笑道:“民部现在不缺管事,不过,杜大人,我知道你想劝说我,那你就错了,民部,一直是我心向往之的地方,就算去那里扫地,我也愿意。”

    杜荷啧啧说道:“梅大人的爱好,还真是特别啊,既是如此,那我自然不会为难你。”

    啪。

    杜荷的官印一盖。

    梅花山拿着调令,笑呵呵地走了出去。

    梅花山刚走,又来一位……

    ……

    到天黑前。

    名册上的二十三个官员,全都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拿到了调令,离开了主客司。

    主客司,只剩下二十多人。

    消息传遍,许多人都疯了。

    因为陈猪猪、梅花山这些人一走,那出使吐蕃的任务,不是要落到其他人头上。

    一时间,主客司上下,人心惶惶。

    就在大家悄悄议论之际,却得到消息,主客司员外郎杜荷召集所有人到公堂中集合。

    “完了!肯定是要挑选出使吐蕃的人选了。”

    “是啊,早上那二十三人全都不属于主客司了,他们就不用出使……”

    “没曾想,最后还是了落到我等头上。”

    “先去看看吧,实在不行,咱们也去找找人!”

    大家各怀心思。

    终于,主客司上下所有人,都来到院子中。

    大家一进门,就看见杜荷坐在一张椅子上,脸色阴沉。

    许多人大气不敢出,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

    半晌,朱平说道:“院长,人都到齐了。”

    杜荷抬起头来,拿起名册,开始点名。

    每一个被点到名字的人,都心惊胆战的。

    好半天,才将二十多个人的名字,全部点完。

    啪。

    杜荷放下名册,说道:“想必你们也知道了,今日,主客司调走了二十三位官员,其中就有两位管事,陈猪猪和梅花山,现在的主客司,用风雨飘摇来形容,真是再合适不过,作为主客司的一把手,我很心疼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风雨飘摇的主客司,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