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站在一旁,看着喜气洋洋地孟先宗,高兴地说道:“恭喜老爷!”

    孟先宗得意道:“你这条老狗,是该好好恭喜我,从今后,我就平步青云,将来出将入相,也不是不可能,所谓一人得道,鸡犬*,以后,你也是高门大户的管家了,出去,别人都要尊敬你几分。”

    “嘿嘿……”

    管家高兴得合不拢嘴。

    又看见孟先宗整理衣服,管家好奇地问道:“老爷,不知你要何去?”

    外面已经是黄昏。

    孟先宗笑道:“老夫当然是去拜访尚书大人,今日,尚书大人进宫面见陛下,对杜荷的处置,还有那新的主客司郎中的选派,想来已经有了消息,我先去探探口风。我担任主客司员外郎,这件事自然也少不了要陈大人鼎力相助,去把最好的礼物拿来,准备车马……”

    “是!”管家急忙跑去准备。

    ……

    黄昏。

    夕阳的余晖,洒在长安城的上空。

    天空都是金色的。

    孟先宗的心情,就跟长安城的黄昏一样,很好。

    马车到了陈府门口。

    孟先宗下了马车,抱着礼物,上前,对门房说道:“我乃礼部主客司孟先宗,有事拜见陈大人,请通禀一声。”

    门房见孟先宗衣服华丽,气度不凡,不敢怠慢,急忙进去。

    不多时间,门房出来,神色便没有方才那么好了,只是淡淡地说道:“孟大人是吧,我们家老爷说了,他不想见你。”

    不想见我?

    孟先宗一愣。

    他急忙上前,从怀中拿出一个钱袋子,塞给门房,说道:“我见陈大人,当真有急事,烦劳你再去通禀一声,就说我准备了一棵千年人参,要献给陈大人。”

    门房看了看,发现那钱袋子还不少,于是转身回去。

    片刻之后,门房这才回来。

    孟先宗凑上去,焦急地问道:“如何,陈大人怎么说?”

    门房摇摇头。

    孟先宗问道:“成大人说什么了?”

    门房将钱袋子扔给孟先宗,不悦地说道:“我们家老爷让你滚!”

    咚。

    门房转身,将陈府的大门径直给关了。

    孟先宗傻眼了。

    他急匆匆回到家中,这才托人去打探消息。

    当得到消息时,孟先宗差点*。

    今日,主客司的确将膳部给打了。

    但结局却是,主客司成了受害者,膳部郎中马田雨回家思过一个月,罚俸禄一年,主客司上下,罚俸禄三个月。

    陈大人还被陛下给骂了一顿。

    砰。

    孟先宗在府中开始砸东西。

    管家不明所以,问道:“大人,你明日还去主客司吗?”

    孟先宗咆哮道:“去,去个屁,现在,主客司上下,都是杜荷的人,简直是铁板一块,我要是去了,那不是狼入虎口吗,还不等被那帮人整死啊,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

    次日。

    孟先宗主动调离礼部,去了大理寺。

    至此,整个主客司,都是杜荷的人。

    而主客司将膳部给打了的消息,也传遍整个长安城。

    许多人先是一惊,最后知道主客司员外郎乃是杜荷,就不觉得奇怪了。

    ……

    几日后。

    御书房。

    赵阳急匆匆走进来,神色慌张道:“陛下,不好了,主客司和兵部打起来了。”

    “哦?怎么回事?”

    赵阳摇摇头:“具体还不清楚,听说是兵部有人骂主客司是一帮土匪,主客司的朱平带着人,就去把兵部的人全部打了。”

    李二笑着说道:“道听途说,不足为信,前几日,陈爱卿也在朕面前言之凿凿地说是主客司将膳部给打了,可实际呢,是膳部欺负主客司人少,现如今,我看也是,兵部有许多老兵,这些人都是武将出身,主客司只是一帮文官,你觉得,文官能打进兵部去?定然是兵部惹事,去,带朕的口谕给侯爱卿,让他好好管束一下兵部的人,不要惹是生非。”

    赵阳咂咂嘴,说道:“是,陛下!”

    不多时间。

    主客司将兵部打了,陛下得到消息,非但没有惩治主客司,反而责怪兵部。

    自此,在整个皇城中,主客司无人敢惹,到了横着走的地步。

    ……

    春天来了。

    冰雪消融。

    清晨。

    长安城,永宁门外。

    几辆马车停靠在路边。

    路边,站在一道身影,正是当朝左相,房玄龄。

    房遗爱几日钱来了书信,说是今日就到长安,房玄龄亲自带着家眷来城门口迎接。

    冰雪融化,温度会更低。尤其是清晨时分。

    房玄龄忍不住搓了搓手,哈哈气。

    房夫人拿来一件披风,给他披上,说道:“老爷,到马车中去等吧,马车中有火炉,暖和一些。”

    房玄龄摇摇头:“妇人之见,遗爱离家近一年,到江南,听说他做的风生水起的,梦幻集团在鄠县的发展,离不开他在江南的运作……我从遗爱来往的书信中,也能看到,遗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小子了,这次他回京,我打算去找陛下,为他谋一个一官半职……”

    房玄龄絮絮叨叨地说着。

    房夫人问道:“遗爱知道咱们在此等他吗?”

    房玄龄说道:“怎么不知道,我提早就给他去书信了,我做这么大的阵仗,就是要告诉长安城的人,我儿回来了,遗爱这么懂事,他一定知道我这个当爹的一片苦心,他一定会快马加鞭来到此地的,夫人,你告诉大家,再坚持一下吧,接到遗爱,咱们就回家。”

    房夫人只好点点头。

    ……

    莱国公府。

    后院。

    杜荷坐在树下。

    他打开了系统。

    “超级抽奖系统!”

    “宿主:杜荷。”

    “年龄:19。”

    “震惊值:99898(每50000震惊值可抽奖一次)。”

    也就意味着,杜荷可以抽奖一次。

    杜荷心中一动:“系统,抽奖。”

    系统:“宿主,是否花费五万震惊值,抽奖一次?”

    “是!”

    叮!

    “恭喜宿主,获得手动复印机一台。”

    咚。

    一个一人多高的箱子,落在杜荷身前。

    复印机?

    杜荷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时代连电都没有,难道要用摩擦生电来供应?

    听到系统下面的介绍,他就明白了。

    “本复印机为全手动机械,用高分子复合材料打造,耐久性为永久。”

    原来是一台纯手动的。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

    发现,这复印机非常庞大,里面有一块类似手写板的东西,只要将东西贴上去,就可以府尹,又或者直接在上面刻画,就可以府尹出来。

    而且油墨可以自己放进去。

    杜荷迫不及待地回屋子里,拿出一本书,撕下一页,放上去。

    然后,他走到下方,摇动一个类似拖拉机钥匙的把手。

    哗啦啦。

    片刻后,一页纸就出来了。

    杜荷拿过来一看,顿时傻眼。

    简直太高科技了。

    这复印完全是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失真。

    杜荷捣鼓一番,最后才确定,这是一台手动的复印机,听起来落后,实则不然,这东西使用的材料非常高级,机械结构也十分复杂。

    只是,杜荷一时间还没想好用来做什么。

    他急忙将吕布叫过来,吩咐道:“吕布,将这东西,弄到我的屋子中,你时刻看牢了,除了我,不能让任何人接近。”

    “是,少爷!”吕布答应道,扛着复印机,就进了屋子里。

    杜荷重新坐下来,脑中在思索着。

    突然,他身后传来一道哽咽的声音:“老师……”

    嗯?

    杜荷心念一动。

    自言自语道:“这声音,有些熟悉……好像是房遗爱的,不对,房遗爱那小子还在江南呢,怎么可能出现在长安,一定是幻听。”

    他身后不远处。

    满脸高兴的房遗爱,突然神色一怔。

    他前几日才给杜荷来了书信,说自己预计今日要到达长安。

    谁知,老师还以为我在江南?

    老师……不对,老师一定是最近太操劳了,没休息好,以至于神思混乱了。

    老师啊,你不能太辛苦啊!

    “老师,真的是我,我回来了啊……”房遗爱再次说道。

    唰。

    杜荷转身,看着风尘仆仆、热烈盈眶的房遗爱。

    房遗爱走到杜荷身前,声音哽咽道:“老师……我回来了!”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啪。

    杜荷一拍桌子,怒道:“小爱,你个勾日的,你要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冷不丁出现在我身后,你想吓死我啊!”

    房遗爱说道:“老师,我前几日已经来了书信,告知你我今日要来啊……”

    杜荷一愣。

    书信?

    他好久都没看书信了。

    自从自己出名之后,长安城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隔三差五就给自己写信。

    实在忙不过来!

    杜荷便不看书信了。

    他哈哈一笑:“小爱,你是不是以为老师把你忘了?其实,方才老师都是给你开玩笑的,老师知道,你是个感情充沛的孩子,你突然从江南回来,见到为师,一定会忍不住哭泣,为师不喜欢看到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落泪,于是我通过这种方式开个玩笑,你看你现在是不是不想哭了?”

    “老师,我……哇……”

    房遗爱嚎啕大哭,再也绷不住自己的情绪。

    杜荷:“……”

    好家伙,房遗爱这一哭,竟是哭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杜荷都有些吃惊,这家伙是不是个水做的。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房遗爱回归,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