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房遗爱才停止哭泣,抬起头来,说道:“老师,是学生失态了。”

    杜荷拍拍房遗爱的肩膀,说道:“人有七情六欲,宣泄出来,自然就好了。坐吧,你好好给为师说说,你在江南,都有什么收获。”

    房遗爱顿时来了精神,欣喜道:“老师,此次学生在江南,*完成了你交代的各项任务,这都不算什么,学生还有一件创举。”

    “哦?”

    杜荷洗耳恭听。

    房遗爱眉飞色舞地说道:“老师,去年,鄠县粮食集散中心成立,急需要大量的粮食,当时,梦幻集团在江南的办事处没有那么多钱,学生便想出一个办法,以梦幻集团的名义,开具担保书给那些商户,他们拿着担保书,可以到长安,或者其他地方,只要有梦幻集团之地,便可以拿到钱,此举,在江南办事处没有支付一文钱的情况下,顺利收购了大量的粮食……梦幻集团的信誉,在江南就此建立起来……后来,江南商人纷纷找到学生,提出他们经常来往长安和江南做生意,路上携带大量的钱非常不方便,而且不安全,他们希望,他们将钱存放在梦幻集团江南办事处,或者梦幻集团在江南收购商品时,不必支付开元通宝,只需要开具担保书,他们拿着担保书到长安城,再到梦幻集团支取开元通宝来购买货物……学生与马总管多次书信商议,最后试行了一番,发现,此举,大有可为。学生以为,咱们可以推广担保书,以后,梦幻集团就会成为商人们的纽带,给商人们提供方便,从而,他们也更加信任梦幻集团……”

    杜荷听得心头一阵狂跳。

    这不正是交子的雏形吗?

    竟然被房遗爱给搞出来了?

    原本,交子要在几百年以后的宋朝才会出现。

    谁知道,因为梦幻集团的出现,房遗爱竟然提前搞出了交子的原型。

    他仔细听着,心中也在渐渐构思。

    ……

    永宁门外。

    房玄龄带着家眷,还在焦急地等待着。

    房夫人走过来,说道:“老爷,兴许遗爱路上遇到什么事情耽搁了,要不,咱们回府吧。”

    房玄龄固执地摇摇头,“不,我相信遗爱一定会来的,我已经在信中告诉他,我会在此等他。”

    话音未落,只见房府的管家急匆匆奔跑过来,说道:“老爷,夫人,少爷已经回来了。”

    房玄龄大喜,急忙问道:“遗爱回来了?快,快带他来见我。”

    管家面露难色地说道:“老爷,少爷是从东门进城的,现在,已经去了莱国公府,说是拜见他的恩师去了。”

    什么?

    房玄龄一愣。

    随后他踉踉跄跄,差点摔倒。

    “老爷……”

    周围人乱成一团。

    房玄龄站直身体,扶着脑袋说道:“我……我有些晕。”

    好半天,才完全恢复过来。

    房玄龄靠着马车,叹息一声说道:“走吧,回府。”

    管家问道:“老爷,那……少爷那边?”

    房玄龄咬牙说道:“遗爱是个好孩子,尊师重道,没什么错,杜荷是他的恩师,他理应先去拜见杜荷。”

    “回府!”

    周围人听见,自家老爷恨不得将自己的牙齿咬碎了。

    ……

    莱国公府。

    杜荷等房遗爱说完,已经确定,房遗爱搞出来的,就是一个不成熟的交子的原型。

    只是,其中有很致命的问题。

    他问道:“小爱,为师对你的创举,感到很欣赏,只是,这其中怎么防伪呢,你怎么保证,江南商人拿到长安城的担保书,一定是你开具的呢?”

    房遗爱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是通过笔迹,我与马总管,已经商议过了,每一封担保书,拿到长安之后,他都会让人仔细比对,看是否属于我的笔迹,还有印章,纸张等等,如此,就能保证每一封担保书都是真的。”

    杜荷笑而不语,转身对张俭说道:“去把蜀王叫来。”

    不多时间,张俭去而复返,身后跟着蜀王。

    多日不见,蜀王越发健壮了。

    蜀王一看见杜荷,就高兴地说道:“老师,我的两位王妃已经怀上了,哈哈哈……”

    说着,这家伙乐的跟个傻子似的。

    杜荷看了看李恪,说道:“殿下,恭喜恭喜,殿下一定要多多努力,为大唐宗室的繁荣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才是……”

    杜荷这么一说,李恪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问道:“老师,你找我来,所为何事?”

    杜荷从房遗爱那里,拿出一封担保书。

    上面是房遗爱开具的十万贯的担保。

    也就是说,拿着这张纸,就可以到梦幻集团马周那里支取十万贯。

    李恪接过去,仔细看了看。

    杜荷问道:“你需要多少时间?”

    李恪自信地拍了拍胸口,“老师,半个时辰足矣。”

    说着,他便将那封担保书拿着转身往外走。

    半个时辰时间不到,李恪回来,将原本的担保书交给房遗爱,将另一份仿造的交给杜荷。

    房遗爱摇摇头,用肯定的语气说道:“老师,不可能,我的笔迹,是全大唐独一无二的,还有,这种纸张,只有梦幻集团才有,我的印章也是精心制作的,别人想仿制根本不可能,就算仿制出来,也会被马总管识破的。”

    杜荷笑了笑,说道:“小爱,话不要说的这么绝对,接下来,我就让你看看为师的担忧到底有没有道理。”

    杜荷让张俭叫来一个年轻的小厮。

    然后,他让年轻小厮打扮成一副江南商人的模样。

    又将那仿造的担保书交给小厮,并吩咐他去鄠县梦幻集团总部找马周支取开元通宝。

    房遗爱还是不相信:“老师,他一交出担保书,肯定会被马总管认出来的。”

    杜荷微微摇头:“走吧,我们也跟上去。”

    小厮先走一步。

    杜荷和李恪、房遗爱三人,乘坐马车,从莱国公府出发,出了长安城,慢慢悠悠,来到了鄠县梦幻集团总部大门口。

    马车停下,三人相继下了马车。

    杜荷便带着二人在大门口等待起来。

    不多时间,就见几辆马车相继驶出来。

    押车的,正是杜荷派去的那个小厮。

    杜荷招招手,让小厮过来,问道:“担保书交给马总管了?”

    小厮点点头:“少爷,我把那张纸给了马总管,他带着一堆人查验一番,最后说担保书是真的,就让人提取了十万贯给我……少爷请看,都在这里了。”

    一辆辆马车上,全是开元通宝。

    房遗爱都傻眼了。

    这……竟然真的被仿造了,而且还瞒过马周?

    这是怎么做到的?

    一时间,他呆立当场,汗水顺着额头流淌。

    他突然一阵后怕。

    若是真的有人仿造担保书,那梦幻集团不是要赔惨了吗?

    有可能,梦幻集团就因此被自己给葬送了啊。

    他转身,战战兢兢地说道:“老师,学生知错,请老师责罚。从此后,学生再不敢提担保书之事,学生这就去找马总管,将担保书一封封查验,若是真的因我导致梦幻集团被骗,学生愿一力承担……”

    杜荷拍拍房遗爱的肩膀,笑道:“小爱,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房遗爱抬头,错愕道:“那……”

    “这担保书,非但不能取消,反而大有可为,只是,咱们要先将所有漏洞都给堵住,就说这仿造,这时候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关乎钱的事,一点也不能大意,好了,咱们进去见见马总管吧,待会,就在梦幻集团用午饭,然后,为师再与你好好商议一番……”杜荷轻声说道。

    房遗爱一听,突然眼睛一亮。

    他在做担保书的过程中,也曾有过许多的迷茫和不解,只是苦苦思索也没有头绪。

    现在,老师竟然要参与进来。

    以老师的聪明才智,想必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他怀着激动的心情,跟着杜荷往梦幻集团内走。

    ……

    一队熟悉的车队,去而复返,马周见了,也有些熟悉。

    他看着那走在前方的江南商人,上前,好奇地问道:“周掌柜,你怎么又回来了?莫非是担保书上的钱数不对?”

    周掌柜将那已经盖了梦幻集团印章的担保书递给马周,指了指后面。

    马周扭头一看,杜荷、李恪,房遗爱,三人迎面走来。

    马周急忙上前,恭敬道:“见过少爷,见过殿下。哎呀,房公子回来了啊。”

    房遗爱看了马周一眼,不说话。

    马周一愣:“这是……”

    房遗爱叹息一声,将真的担保书塞到马周手中,说道:“马总管,你可把我害惨了,这才是真的担保书,你方才支取十万贯的那担保书,是仿造的……”

    什么?

    马周大吃一惊。

    当他将两封担保书放在一起,竟然看不出有任何的差别。

    房遗爱说道:“马总管,在见到老师之前,我也是自信我的笔迹、印章,是别人无法仿造的,只是,看到这两封担保书后,我就知道,咱们之前的方法,并非完全稳妥,还有许多的纰漏。”

    马周一脸尴尬。

    他赶紧说道:“是我失职了,这件事,本应该早跟少爷禀报的。”

    杜荷摆摆手:“老马,你也别太自责了,眼下,担保书还未完全流通,能有殿下这种神乎其技的仿造手段的,天下也不多,所以,梦幻集团肯定还没有损失,但以后,可就不好说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担保书,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