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周点点头:“若非少爷及时发现,只怕我与房公子都还被蒙在鼓里,若是因此导致梦幻集团损失,我就是最大的罪人啊。”

    杜荷抬手阻止道:“好了,老马,我说过,这件事不怪你们,任何新东西出现,并没有十全十美的……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我方才已经与遗爱商议过,担保书,其实大有可为,但以后不能依附梦幻集团,必须从梦幻集团剥离开来,我打算,以梦幻集团的名义,利用现成的无敌钱庄,以后,大唐的任何人,都可以将钱存放在钱庄中,钱庄为他们开具钱票,他们拿着钱票,到各处的钱庄,都可以随时支取,如此,就极大地方便了来往各地经商的商人,也方便了外出的百姓……可以免去携带大量开元通宝的麻烦,你们以为如何?”

    房遗爱第一个点头赞同:“老师说的,不就是高级的担保书吗,学生以为,此事非常可行。只是,这钱票如何确保不被人伪造呢?”

    马周也说道:“没错,我觉得,钱票最大的问题就是会被人仿造。”

    杜荷笑眯眯地转身,看着李恪,说道:“此事,就要交给殿下了。”

    李恪指了指自己,一脸不确定道:“老师,我……我能行吗?”

    杜荷点点头:“把吗去掉,殿下要自信点,钱票的设计,其实并不复杂。只是,咱们需要在上面印一些图案,在图案中,隐藏有最少三十种花纹,这些花纹,是别人不知道,也做不出来的,这就是防伪的手段。”

    李恪恍然大悟:“老师的意思是,让我来设计钱票?”

    “没错!”

    李恪搓搓手,兴奋道:“哈哈哈,老师,我一定不负所望。”

    “我也相信你。”

    接下来,一边吃饭,杜荷与几人一边商议。

    随后,杜荷便开始安排起来。

    他让房遗爱先去无敌钱庄,招募人手,开始培训,前期打算在京兆府等二十个州,依托无敌钱庄,开设钱票兑换处。

    而这,就需要大量靠谱的人手。

    房遗爱要做的,就是提前将人手培训好。

    当然,最要紧的事,还是设计钱票。

    这件事,杜荷交给了李恪。

    李恪作为一个标准的匠人,在许多方面,才思敏捷,甚至要超过杜荷。

    为了能尽快设计合格的钱票,李恪直接搬到了莱国公府住下,就是为了随时能请教杜荷。

    ……

    房府。

    夜深了。

    大堂中。

    房府上下,从房玄龄,房夫人,到府中的下人们,都坐在桌子前,守着一桌子的好酒好菜,静静等待着什么。

    大家等待的,自然是大少爷房遗爱。

    只是,左等右等,也不见房遗爱的身影。

    饭菜已经热了三遍。

    房遗爱还是未到。

    房玄龄一张脸,铁青着。

    他回头,问道:“少爷说他天黑前回家的对吗?”

    管家急忙上前,答应道:“老爷,我下午去莱国公府找少爷,得知少爷跟随杜驸马去了鄠县,说是天黑前肯定会回府,现在,只怕又有事耽搁了……”

    房夫人说道:“老爷,遗爱在鄠县,肯定已经用过饭了,咱们还是先吃吧。”

    咕咕咕。

    周围人,一个个的肚子都叫了起来。

    房玄龄铁青着脸说道:“等!”

    又等了一会儿。

    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管家跑过来,高兴地说道:“老爷,夫人,少爷回来了。”

    众人纷纷扭头,只见房遗爱风尘仆仆地走进来。

    房夫人激动地要起身,却被房玄龄一把拉住。

    房遗爱走进来,首先走到房玄龄和房夫人面前,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哽咽着说道:“孩儿不孝,远离长安,近一年未归家,让父亲和母亲担忧,孩儿万死。”

    房夫人早就哭成了泪人。

    房玄龄阴沉的脸,才有了好转。

    看见如此孝顺的房遗爱,他有再大的火气也发布出来,板着脸说道:“好了,回来就吃饭吧。”

    房遗爱站起身来,说道:“爹,娘,你们吃吧,孩儿在鄠县梦幻集团已经吃过了。”

    房夫人问道:“遗爱,你不吃?”

    房遗爱摇摇头:“娘,孩儿已经吃饱了。”

    话音未落。

    砰。

    只见房玄龄一下将筷子砸在桌上,起身就往后院走:“不吃了!”

    房遗爱不明所以,房夫人拉着房遗爱的手,说道:“孩子,你爹在家中等了你一天,知道你喜欢吃梦幻集团的饭菜,他还派人去请了梦幻集团的几个厨子,你好不容易回到长安,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府,你爹这是生气了啊。”

    房遗爱恍然大悟,急忙说道:“娘,你们快吃饭吧,我这就去向爹认错。”

    ……

    房玄龄是真的生气了。

    直接将房遗爱叫进书房,训斥了一顿。

    以往的房遗爱,一定会死不认错,甚至会离家出走。

    但已经成熟的房遗爱,却是老老实实地被训斥,一句怨言都没有。

    等累了,房玄龄才让房遗爱在对面落座,语重心长地说道:“遗爱,你已经长大懂事了,爹知道你有自己的主意,但你也不要一意孤行,毕竟爹一把年纪,爹给你说的话,都是为你好啊!”

    房遗爱恭敬道:“爹,你的教诲,孩儿时时记在心中。”

    房玄龄继续说道:“遗爱,你此次回长安,就不要想着外出了,你还记得戴金云吧,他与你同龄,如今不但封了县男,还成了民部赋税司的员外郎,统领商业赋税改革之事,不知道多少人羡慕戴胄呢,而今,你既然回来,为父便要舍下这张脸,去求陛下,让陛下给你一份差事,你以后老老实实做事,建功立业,为父不求你能有多大的功劳,只求你能安安稳稳度日,守住咱们房府的偌大家业啊。”

    房遗爱一愣,问道:“爹,你是要我入朝为官?”

    房玄龄眼睛一瞪,“怎么,你不乐意?”

    房遗爱摇摇头:“爹,孩儿并非不愿,只是,现在时机未到!”

    “嗯?”

    房遗爱解释道:“爹,今日我去见了老师,老师交给我一个重要任务,让我去无敌钱庄,将来,无敌钱庄要推行钱票,取代开元通宝,这重任,便在我身上,我这时候要是入朝为官,必然要舍弃无敌钱庄的事业,又如何对得起老师。”

    房玄龄仔细思索。

    突然,他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他吃惊地看着房遗爱,问道:“遗爱,你老实告诉我,杜荷想干什么?他想取代开元通宝,私造钱币,那可是死罪,他想谋反吗?你赶紧离开他,和他断绝师徒关系,不然,以后咱们房府都要受到牵连。”

    房遗爱哭笑不得地说道:“爹,你理解错了,老师不是造反,也不可能造反,我说的取代开元通宝,乃是另一种方式……”

    说着,他将担保书的事,仔细介绍一遍。

    哪知道,房玄龄听了,更加反对:“此事,我决不答应,你当天下人都是傻子吗,谁会傻到将钱存放在无敌钱庄?自己保管不是最稳妥的吗?儿啊,你这次,是被杜荷欺骗了,你听为父的,他是你的老师没错,但他不是圣人啊,他做的事,不可能每一件都对,你要是真的听他的去推广什么钱票,最后只怕会惹祸上身啊……别的不说,那些世家就会将你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到时候,你如何自处?”

    房遗爱神色坚定,说道:“爹,你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

    “你要是敢去,我就与你断绝父子关系。”房玄龄气愤地吼道,使出了杀手锏。

    他本以为,此举能吓唬住房遗爱。

    谁知,房遗爱更加硬气,说道:“我爱我爹,我更爱我认为正确的事业,爹,什么都不说了,时间会证明咱们之间谁是对的,谁是错的。”

    砰。

    房玄龄抓起桌上的杯子,猛地砸在地上,站起身来,指着外面:“你……逆子,你……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房遗爱站起身,说道:“爹,你既然不想看见我,那我从今日起就搬出房府,我要去追求我的事业,等到我成功的时候,我一定会回来的。”

    说着,他大步流星地走出书房。

    房玄龄的咆哮声在身后传来:“你滚,你有本事永远别回来。”

    说完这句话,房玄龄便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

    “逆子,逆子啊……我房玄龄英明一世,怎么生出这么个混账儿子。”

    ……

    当夜,房遗爱离开了房府。

    房府上下,一片凄凉。

    原本以为,房遗爱从江南回来,是一件大喜事。

    谁知道,竟会弄成这般模样。

    ……

    清晨。

    杜荷还在睡梦中,房门就被人砰砰砰地砸响。

    开门一看,竟然是李恪。

    李恪披头散发,跟疯了一样,眼睛血红,满脸兴奋。

    杜荷看了看天刚蒙蒙亮,问道:“殿下,你……难道一夜未睡?”

    李恪抹了把脸,说道:“老师,确切来说,我已经三天没睡了,那钱票,大概我已经想好了,只是,还有几个地方,我想再请教你。”

    杜荷打了个哈欠,问道:“再过两个时辰行不行?”

    “不行,老师,我等不及了。我刚有几个好想法,再过几个时辰,我怕自己忘了。”

    说着,他强行拉着杜荷往外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这屋子,名为住的地方,实则已经变成了李恪的工作室。

    一眼看去,随处都散乱着纸张,还有笔墨纸砚。

    当然,更少不了许多工具。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父子反目,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