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思邈看向房遗爱,说道:“房公子,令尊只是气血郁结,调养几日,便无大碍了。”

    房遗爱闻言,不放心地问道:“我父亲没有其他什么问题吗?”

    孙思邈笑呵呵地说道:“房公子请放心,令尊身体健朗,不会有问题。”

    房遗爱听了,想了想。

    转身,他趴在地上,朝着仿佛后院的方向,重重地磕了几个头,然后神色坚毅道:“父亲,自古忠孝难两全,如今,正是钱票推行人员培训的关键时期,孩儿若是离开无敌钱庄,只恐会给老师造成巨大的损失,钱票一日不能推行,天下百姓就要饱受携带开元通宝之苦,孩儿每每想起,心中难安……”

    说完,房遗爱起身,大步离去。

    ……

    房府。

    后院。

    一道夕阳的光,从外面照进来,不多时间,天就黑了,府上各处点亮灯笼。

    房玄龄房夫人搀扶着,来到正堂,说道:“管家,去把遗爱叫进来吧,看在他在外面跪了一天的份上,我就原谅他这一次。”

    房夫人高兴道:“老爷,你总算开窍了,遗爱始终是自己的孩子,他要去无敌钱庄就让他去,等他哪天后悔了自然会回来,你非要搞什么父子反目,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房玄龄安慰道:“好了,夫人,我当时也是在气头上,说了气话,现在,我已经想通了,遗爱能在外面跪这么久,证明他心中还是挂念我的,我这个当爹的,又怎能跟他一般见识。”

    管家走进来。

    房玄龄问道:“管家,我让你去把遗爱叫进来,为何不见他的踪影?”

    管家一脸尴尬道:“老爷,夫人,少爷……他……回去了。”

    啪嗒。

    房玄龄手中的杯子一下掉落在地上。

    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房夫人吃惊得站起身来,“这……”

    砰。

    房玄龄一拳砸在桌上,怒道:“哼,他要走,就永远别回来了,这次,就是他在门口跪一年,也休想让我原谅他,这个逆子。”

    ……

    距离大唐非常遥远的高句丽,王城。

    梦幻集团的人马,几日前已经抵达,受到了崔氏家族热情的款待。而且,整个梦幻集团的人马,都住在了崔氏的庄园内。

    此次带队的正是许正道和鬼神。

    此刻,二人走在街上,将自己打扮成高句丽人的样子。

    鬼神呸了一声,不满地说道:“荣留王高建武是疯了,就高句丽这王城,还比不上鄠县一成呢,你看看,这大街上还有不少的土坯房,要是在长安,早就被管城大队给拆了八遍,整个高句丽,只有军队十万,就守卫在王城周围,还是一些老弱病残,谁给他的胆子,竟敢自立皇帝……”

    许正道笑道:“鬼哥,荣留王不成气候,咱们还是要盯紧崔氏才行,崔恩顺这厮,总给我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鬼神想了想,点点头:“只是,少爷让咱们找晋阳郡主,到现在也不见她的踪影,你说她一个小孩子,能混到什么地方去?”

    许正道摇摇头:“郡主聪慧过人,连少爷的追兵都被她躲过,只怕她真的早就到高句丽了,只是这几日来,咱们派了无数的人,将这王城找了个遍,却是不见她的踪迹,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鬼神看了看不远处的荣留王宫,好奇道:“你说,郡主会不会在王宫中?”

    鬼神一愣,随即笑道:“鬼哥你可真会开玩笑,荣留王宫守卫森严,就是高句丽人,也别想混进去,更何况郡主,郡主可不会高句丽的话。”

    “这倒也是……”

    二人往前继续走。

    突然,一道人影走过来,小声道:“老大,长安的飞鸽传书。”

    二人立即回到崔家。

    ……

    屋子里。

    鬼神和许正道端坐在桌子两侧,看见那短短的一句话。

    正是杜荷的亲笔手书:见机行事,可不计后果。

    许正道正色道:“看来,少爷一定预测到了崔氏没安好心,所以他让咱们见机行事。”

    鬼神说道:“崔氏让咱们住在这里,名为热情款待,实则是监视我等,咱们必须尽快找到郡主,到时候,就算有什么变故,也可以尽快杀出去。”

    许正道冷声道:“崔恩顺,你若是敢有什么害人之举,我不介意让威猛军团将王城搅个天翻地覆。”

    砰。

    说着,他一拳砸在桌上。

    咔嚓。

    桌子顿时散架了。

    ……

    崔家,后园深处。

    一个屋子中。

    崔恩顺恭敬地站在一名老者身后。

    老者五十多岁模样,精神抖擞,肩上站着一只鹰。

    此人,正是崔氏的家主,也是高句丽现在的丞相,崔明宇。

    崔明宇转过身来,看了崔恩顺一眼:“恩顺,照你所说,此次,你去大唐,最大的好处便是结交了那个叫杜荷的驸马他有一个梦幻集团,富可敌国?”

    崔恩顺说道:“是的,爹,你若是到了长安,一定会被梦幻集团的强大折服的,长安城繁华异常,东西二市售卖的值钱货物,多半都是梦幻集团做的,而且,梦幻集团因为搬离长安城,到了一个叫鄠县的地方,没几年,那里的热闹就堪比长安城……”

    崔明宇点点头,就算他没去过长安,也对梦幻集团心向往之。

    因为,此次崔恩顺回来,带来了许多梦幻集团生产的东西,这些货物,对高句丽来说,简直就是天上的东西,尤其是各种光怪陆离的玻璃制品,更是让崔明宇眼花缭乱。

    “所以,你打算与梦幻集团合作,借助梦幻集团,让咱们崔氏变得强大?”

    崔恩顺重重地点头。

    崔明宇又问道:“荣留王还有几日便要回来,你可想好了怎么跟他交代?你此次去长安,乃是与大唐皇帝谈条件的,现在,却是什么条件都没谈妥,若是荣留王发怒,我纵然能保住你,但你这辈子的仕途就毁了。”

    崔恩顺不在意地说道:“爹,我在长安的时候,已经想好了对策,此次,我从杜荷那里,讨来一件神奇,此物名为大炮,一旦发射,可将几里地外的城池炸开,乃是大唐最强大的武器……只要我将大炮展示给荣留王看,他必然就知道自己只是井底之蛙,从此再不敢轻视大唐,说不定还要休书一封,赶紧送去给唐皇请罪。”

    崔明宇瞪大眼睛,急忙问道:“这大炮,是为何物?”

    崔恩顺带着崔明宇,来到有重兵把守的崔氏仓库。

    进了仓库,打起火把。

    来到角落中。

    崔明宇便看见,一架一人多高的大炮,矗立在此处,那黑魆魆的炮筒,仿佛能吞噬人。

    一股冷意,情不自禁地冒上心头。

    “这……就是攻城利器吗,看起来,果然十分利害,恩顺,你能演示一下吗?”崔明宇好奇地问道。

    崔恩顺摇摇头:“爹,这大炮价值不菲,但更贵的却是炮弹,一发炮弹,就要花费大唐的一千贯,想当初,我在长安城,杜荷亲自为我演示了三炮,便让我付了三千贯……而今,我只带来一发炮弹,只能留着给荣留王展示。”

    “如此也好,过几日,荣留王便会回王城,到那时,我再一饱眼福吧。”崔明宇说完,又叮嘱道,“不过,你要多派人盯着梦幻集团的那些人,一旦所有的工坊建造起来,就下毒,将他们的几个首领全部毒死,剩下的那些人,全部抓起来做咱们崔氏的奴隶……”

    “是!”崔恩顺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

    荣留王宫,坐落在王城的西北。

    此地比其他地方都要高出半截,因此,荣留王宫能够俯瞰整个王城。

    荣留王半个月前就去了南方,王宫内,稍显冷清。

    在一个园子里。

    两个年龄差不多大小的女孩,正手拉手地走在一起。

    其中一个小女孩问道:“姐姐,我们的王城,真的这么不堪吗?”

    另一人撇撇嘴,不屑道:“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我是大唐的晋阳郡主,我在登州长大,也自以为登州是世上最繁华之地,谁知到了长安城,发现,世上最繁华的地方,就是长安……长安的内城,就有你们王城二十个大小,我每日去一家酒楼吃饭,一年也没有吃遍所有的酒楼……”

    没错,这女孩正是晋阳郡主,杜锦薇。

    而旁边的女孩,就是荣留王的独女,建文公主。

    至于杜锦薇是怎么混进荣留王宫的,说来话长,简单说就是,杜锦薇凭自己的本事来到高句丽的王城,兴致勃勃地来,看到这破破烂烂的城池,大失所望,她本打算打道回大唐,突然玩心大起,混进了王宫,遇到建文公主,二人竟然脾气相投,于是,杜锦薇也不着急走了,就整日与建文公主在一起。

    建文公主听了,直流口水,问道:“姐姐,我能去长安吗?”

    杜锦薇想了想,说道:“我过几日打算回家了,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建文公主说道:“可是,父王还没有回来,我想与他告别,我又担心父皇不会让我走……”

    杜锦薇笑道:“那咱们就悄悄离开王城,去大唐长安城。”

    “姐姐,那不是不告而别吗?”建文公主担心道。

    杜锦薇摇摇头:“到时候,你提前留一封书信,就不算不告而别了啊。”

    建文公主点点头,“对啊,姐姐,你真聪明……”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荣留王宫,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