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场的几人,个个愁眉苦脸。

    长孙无忌的话,却是让大家脸上都展露出了笑容。

    陈叔达拍手说道:“长孙大人,妙啊,真是没想到,你竟然已经提前布置好了,如此,我陈氏愿出五十万贯。”

    李道宗说道:“我愿出五十万贯!”

    高履行说道:“来之前,我爹已经给我说了,此次,是扳倒杜荷最好的机会,我们高氏愿出七十万贯。”

    长孙无忌看了看郑敬和王敏。

    这二人出身士族,却是在场的人中最有钱的。

    二人对望一眼,郑敬说道:“既是如此,我们两家,也各出一百万贯。”

    长孙无忌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那么,剩下的一百三十万贯,就由我们长孙氏来出吧,诸位,咱们分头行动,用最快的时间,将这笔钱凑齐才是。”

    “都听长孙大人的!”

    “长孙大人请放心,为了扳倒杜荷,我们一定尽心尽力,在所不辞。”

    ……

    几日后。

    长孙氏等六个士族的五百万贯,全部凑齐。

    由郑敬、王敏、高履行三人,亲自押送五百万贯钱,送到同州,在无敌钱庄同州分部存放。

    同州分部的掌柜张谦都吓坏了。

    因为百姓币在同州虽然也推广得很好,但从未有大户来交易过。

    现在一来就是五百万贯,简直骇人听闻。

    同州也没有这么多百姓币来兑换啊。

    张谦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

    这时,旁边一个小掌柜急忙说道:“掌柜,现在人就在外面等着咱们回话呢,要是再过几炷香时间不出去,这些人还会以为咱们无敌钱庄没有能力,多半还会嘲讽一番,这倒是不打紧,只是若百姓们知道,还以为无敌钱庄不行,以后推行百姓币,只怕困难重重啊。”

    张谦来回地踱步,一筹莫展:“可是,现在该如何是好?”

    不远处,一个青年说道:“掌柜,房公子不正好在同州吗?赶紧派人去请他,他是驸马的弟子,他出马一定会有办法的。”

    张谦一拍手,恍然大悟:“对啊,快快快,快去请房公子。”

    ……

    房遗爱作为无敌钱庄推行百姓币的主要负责人,这段时间,他便是带着人到各个推行百姓币的州府进行检查,搜集问题,总结经验,回去好向杜荷交差。

    他是昨日到同州的,还没来记得仔细查看同州的情况,就被张谦派来的人喊来了同州分部。

    听说有人要兑换五百万贯,房遗爱也很吃惊。

    毕竟同州不是长安,这里似乎也没什么有钱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手笔?

    来到分部,只见张谦等人个个一脸焦急。

    张谦迎上来:“见过房公子,本来是不应该打扰你休息的,只是事出突然,有人突然要兑换五百万贯的百姓币,可同州的百姓币,也只有三十万贯,房公子,你看这如何是好?要不,咱们直接拒绝了他。”

    房遗爱落座,摆摆手:“老师曾经告诫过我,推行百姓币,最要紧的一点,就是诚信,要让百姓信得过,如果百姓不信任无敌钱庄,那百姓币就走到头了,如今,若是有人拿来五百万贯,咱们将他拒之门外,其他人知道,或者被有心人传播一番,岂不是要造成更大的损失。”

    “那这……”

    房遗爱淡定道:“无妨,此事,老师早有预料,在离开长安时,老师曾给我一批特殊的百姓币,当时我以为无用,现在看来,老师提前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切啊。”

    说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一沓百姓币,抽出十几张,递给张谦。

    张谦拿过来一看,发现这并不是普通的百姓币,最小的面值都是十万贯。

    有十万贯,二十万贯,五十万贯。

    十几张加起来,刚好是五百万贯。

    这些百姓币看起来和一杜荷,一太子,这些差不多,但仔细看就会发现不同之处。

    首先是正反面都加了无敌钱庄的印章,还有无敌钱庄大掌柜李媛姝的亲笔签名。

    再就是这些大面值的百姓币,图案更加复杂,制作更加精美,也意味着仿造的难度更大。

    房遗爱吩咐道;“张掌柜,你就拿这些百姓币兑换给那人吧,记得在上面留下记号。这些百姓币,有一百二十种防伪的标志,现在我交给你三十种就够了……”

    房遗爱一番安排,然后起身就走。

    张谦惊讶道:“房公子,你不留在同州了?”

    房遗爱摇摇头:“按说,我应该在同州待几日的,但现在我感觉此事有蹊跷,必须回长安将此事告诉老师。”

    说着,房遗爱大步流星走出去。

    来到外面,房遗爱立即吩咐道:“赶紧飞鸽传书,给老师,让他知道有人兑换五百万贯百姓币的事。”

    “是!”

    “备快马,立即回长安。”

    ……

    长安城。

    莱国公府。

    夜晚。

    张俭急匆匆走进后院,手中拿着一张纸条,上前道:“少爷,同州有飞鸽传书,房公子说有急事,有人在同州分部兑换了五百万贯的百姓币。”

    杜荷拿起纸条看了看。

    最后他将纸条扔到一旁,回头问道;“则成,你觉得,此事有什么问题?”

    张俭摇摇头:“少爷,好像没什么问题啊,有人愿意兑换五百万贯,这不是好事吗,说明大户们已经愿意使用百姓币了。”

    杜荷摇摇头。

    张俭搞情报,杀人,这些还行。

    但经济学上的事,他一窍不通。

    杜荷笑道:“这是有人出手了,我本以为他们会蛰伏一段时日,没想到出手这么快。”

    张俭大吃一惊:“有人要对付百姓币?”

    “不错!则成,你加派人手,盯着无敌钱庄,查!”

    “是!”

    等张俭离去,杜荷才看了看繁星点点的天空,冷笑道;“好戏要开始了啊,这一次,本少爷准备玩一把大的,让你们血本无归,从此后,再无人敢打本少爷的主意。”

    这算决战吗?

    算!

    杜荷心里想着。

    ……

    两日后。

    房遗爱风尘仆仆地赶到了长安。

    第一时间来莱国公府见到杜荷。

    走进屋子,房遗爱一脸焦急,喝了口水,便说道:“老师,此事有蹊跷,咱们不得不防。”

    杜荷淡然地点点头:“我知道,有人已经忍不住出手了,而且出手的人还不一般。”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有人出手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