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存一番之后,杜荷才说道:“媛姝,丽质,从今天起,梦幻集团的事务,你们就全部放下吧,好好在府中养胎即可。”

    李媛姝还没说话,李丽质就不满地说道:“整日呆在府上,岂不是会闲出花来,我不答应。”

    杜荷笑道:“丽质,这话就不对,什么叫闲出花来,你以为,生一个孩子这么简单吗?胎教可是必不可少也是十分繁琐的一项工作。”

    李媛姝突然眼睛一亮,问道:“夫君,你说的胎教是?”

    杜荷笑说道:“两位娘子,你们可曾听过神童?河西有一户人家,小孩生下来就会说话,有一户人家,小孩三岁就会背诗……自古以来,神童可不少,而神童的出现,离不开的就是胎教,比如,他还在母胎中,就每日给他听音乐,生下来,他就会对音乐感兴趣……又比如,时常给他背诵古诗,他将来或许就会精通诗一道。”

    其实,杜荷只是信口开河。

    胎教固然重要,但绝没有这般夸张。

    他这么夸大其词,无非是为了忽悠李媛姝和李丽质重视胎教工作。

    然后杜荷又说道:“两位娘子请放心,从今天起,我就每日陪在你们身边,保准你们不会感到一丝一毫的无聊。”

    李媛姝好奇道:“夫君乃是礼部主客司员外郎,岂能因为要照顾我们姐妹二人而耽误了公事。”

    杜荷摇摇头,无所谓道:“主客司人浮于事,本就没有多少事,交给朱平就好了。”

    话音未落,就见老傅在门口喊道:“少爷,宫中来人,说要见你。”

    “谁?”

    “西门青。”

    “不见!”

    老傅补充道:“西门总管说是陛下有急事要召见你。”

    杜荷还打算拒绝,却被李媛姝和李丽质推出了院门。李媛姝说道:“夫君,父皇突然找你,肯定是有急事,你还是赶紧去吧,等到将来,咱们的孩子出生了,父皇一高兴,说不定就给他个爵位呢。”

    ……

    杜荷走进太极殿时,才发现,满朝文武都聚集在了一起。

    这么大的事?

    难道说,西边已经传来了消息?

    他走进去,大大咧咧走到最前方,与长孙无忌、王珪等人并排站在一起。

    王珪不乐意道:“杜荷,你只是个小小的礼部主客司员外郎,你的位置在最后面。”

    杜荷假装没听见。

    王珪捅了捅杜荷。

    杜荷哎呀一声叫起来:“王大人,你*干嘛?”

    唰唰唰。

    一道道目光看过来。

    王珪顿时闹了个大花脸。

    他狠狠地瞪了杜荷一眼,不再说话。

    于是,杜荷就与当朝的几位大佬并肩站在一起。

    只是,周围的人不想跟他说话,于是杜荷百无聊赖,口中碎碎念着:“朕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一枝梨花压海棠,从此君王不早朝!”

    “衣带渐宽终不悔,还给寡妇挑过水!”

    “天生我才必有用,老鼠儿子会打洞!”

    周围的人仔细听着。

    “噗嗤!”

    王珪忍不住,大笑出来。

    满朝文武,又将齐刷刷的目光投来。

    王珪脸红红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时,只见赵阳走出来,大声喊道:“陛下驾到!”

    李二出现。

    众人赶紧恢复平静,一副小白鼠的样子。

    杜荷继续小声说道:“阿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爹娘!”

    “噗嗤!”

    王珪再次忍不住,大笑。

    李二本来正一脸严肃,看见王珪的样子,有些不高兴道:“王卿家,你是怎么回事?”

    王珪赶紧出列,躬身道:“陛下恕罪,臣……死罪。”

    李二点点头:“好了,你也是朝廷元老了,一把年纪,应该有定力,切不可随意做出什么不符身份之事。”

    “陛下教训的极是!”王珪退回来,忍不住又瞪了杜荷一眼。

    杜荷又要张嘴,王珪小声说道:“求求你,别说了!”

    “哦!”

    杜荷不再言语,心中觉得这老头笑点太低了。

    李二扫视一圈,看向最后面,并未见到杜荷的身影,问道:“杜荷来了吗?”

    杜荷急忙从王珪旁边走出来,躬身道:“儿臣参见父皇,不知父皇叫儿臣进宫,所为何事?”

    一旁,长孙无忌冷笑道:“杜荷,你这个主客司员外郎当的可真轻松啊,今日,乃是你主客司的事,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啥?”杜荷一愣。

    朱平那个勾日的,好几日没给我汇报工作了啊。

    就在他一脸懵逼之际。

    只听陈叔达说道:“杜荷,你这是玩忽职守,应该把你罢官夺爵才是。”

    “岂有此理,我大唐竟有这样尸位素餐的官员!”

    “是啊……”

    好几个人都跳出来指责杜荷。

    李二听了,皱眉道:“好了,诸位爱卿,此事,到此为止吧,此事情有可原,乃是因为朕的两位公主如今有孕在身,杜荷照料左右,才疏漏了此事。”

    说着,他有深意地看了杜荷一眼。

    杜荷看半天,也不知道啥意思,干脆老老实实地低下头。

    只听李二说道:“高句丽发生内变,荣留王死了,新任的王乃是荣留王之女建文公主,如今自称建文女王,而且愿意向我大唐俯首称臣,送来国书,表示从今后愿意向大唐俯首称臣,每年纳贡,朕欲好好赏赐高句丽一番,卿等以为如何?”

    长孙无忌等人纷纷摇头,表示没有意见。

    本来,高句丽都要自立为帝,不再向大唐俯首称臣了,哪知道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对在场的许多大臣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李二看向杜荷:“荷儿,朕想赏赐高句丽,你觉得如何?”

    杜荷摇摇头:“父皇,儿臣无意见。”

    赏赐吧,随便赏赐多少都行,反正最后都是我杜家的。

    于是,此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然后,就听李二说道:“此次,高句丽归顺,朕以为,杜荷功不可没,当初,若非有杜荷以一人之力,挫败高句丽使团一行,崔恩顺回去后,也不至于导致崔氏与荣留王反目,继而高句丽大乱……还有,当初杜荷派了许多梦幻集团的人马去了高句丽,当今的高句丽建文女王正是看到了梦幻集团的强大,才对大唐心向往之,愿意向我大唐俯首称臣……杜荷有功,该重赏,如今,主客司正好缺一名郎中,朕看……”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笑点太低,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