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早朝之前。

    文武大臣们齐聚在皇宫门口。

    长孙无忌、陈叔达、李道宗三人站在一起。

    王珪走过来,问道:“长孙大人,陈大人,李大人,听闻最近皇帝币推行得如火如荼,恭喜恭喜啊。”

    长孙无忌笑道:“王大人客气了,皇帝币的推行,乃是暗合天时地利人和之事,自然会推行得很快,就算有一些跳梁小丑想要从中作梗,也阻止不了天地钱庄的发展。”

    说着,他有意无意地看了看不远处的库部郎中杜荷一眼。

    陈叔达看着杜荷,呸了一声。

    王珪笑呵呵地说道:“几位大人,我听说无敌钱庄现在已经被天地钱庄打压得抬不起头来,想必这就是狗急跳墙吧。”

    “对对,狗急跳墙,哈哈!”

    “哈哈哈……”

    周围的人,都大笑起来。

    宫门打开。

    大臣们鱼贯涌向太极殿。

    路上,长孙无忌不放心地问道:“陈大人,李大大,王铭和郑敬是否已经有所行动?”

    陈叔达说道:“长孙大人请放心,今日一早,王敏和郑敬就派出了不少人手,赶赴出事的州府了,要不了几日,这件事就会平息下来。”

    长孙无忌这才放下心来,“如此最好。”

    ……

    今日的早朝,时间特别短暂。

    眼看就要散朝了。

    突然,西门青从门口飞奔进了太极殿,大声道:“陛下,边关守将李宁的奏章。”

    边关……

    众人一愣,随即都变了脸色。

    难道,又要打仗了?

    就连李二,也淡定不了。

    “快,快拿上来。”

    西门青赶紧将奏章呈上。

    李二拿过来仔细一看,脸色顿时平静下来。

    不是边关有敌情。

    半晌,他抬起头来,看着长孙无忌、陈叔达、李道宗三人,缓缓说道:“诸位爱卿,边关守将李宁,送来奏章,在一个月前,有大批西域商人运送开元通宝出关,达到八百万贯之多,这些开元通宝,全部是从天地钱庄支取的,还有天地钱庄的印章凭据,李宁觉得事有蹊跷,于是送来奏章,给朝中提个醒。如此多的开元通宝被运送出大唐,辅机啊,天地钱庄可事先知晓?”

    长孙无忌站出来,不疾不徐地说道:“陛下,此事,臣早就知道,乃是西域商人要到西域经商,但是在西域,皇帝币并未通行,于是他们从天地钱庄中支取开元通宝带回去,并不足为奇。”

    “呵呵!”

    长孙无忌话音未落,角落里传来一声冷笑。

    大家扭头,只见是杜荷环抱双手,露出不屑的笑容。

    长孙无忌大怒:“杜荷,你冷笑是什么意思?”

    杜荷看了长孙无忌一眼,“长孙大人,亏你还是多年的*湖,竟然说出这等话,这长安城,便是三岁小孩,也知道,西域商人来大唐做买卖,来的时候,带的牛羊马匹等,到长安将这些货物处置了之后,再购买丝绸、玻璃等回去,也就是说,他们来去的路上,都携带货物,而不曾携带钱……西域最缺的便是丝绸、玻璃这些货物,只要带回去,利润就要翻很多倍,现在,有一批商人,从长安回去,不带货物,而是带钱,他们脑袋被驴踢了吗?”

    长孙无忌:“这……”

    陈叔达冷声道:“杜荷,你只是个小小的库部郎中,竟敢当众辱骂当朝司空,你意欲何为?”

    杜荷不屑道:“陈大人,你眼神不好吧,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辱骂长孙大人了?”

    眼看大殿上就要吵起来。

    这时,大殿外,一个禁军猛地冲进来,大喊道:“陛下,边关急报。”

    边关?

    急报?

    这下,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李二从上方冲下来,径直从禁军手中抢过急报,一目十行地看起来。

    突然,他猛地将急报摔在了地上,满脸怒容,指着长孙无忌,“辅机,你们做的好事。”

    长孙无忌一脸懵逼,“陛下,边关……和臣似乎没关系,就算边关出事,也是兵部的事啊。”

    朝臣们也是面面相觑。

    只听李二说道:“这急报,依然是李宁送来的,一个月前,李宁发现事情有蹊跷,于是上了一道奏章到长安,后来,他抓获了一批运送开元通宝的西域商人,从西域商人口中得知,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商人,他们是吐蕃人,此次全都是听从吐蕃丞相卜汇通赞的调派,拿着仿造的皇帝币,到大唐各处天地钱庄支取开元通宝,然后运出大唐……也就是说,吐蕃人一点精力没费,就从大唐运走了八百万贯的开元通宝。”

    轰。

    长孙无忌一下呆立在原地。

    陈叔达和李道宗顿时目瞪口呆。

    人群哗然。

    突然,王珪捂着自己的脑袋,大喊道:“哎呀,陛下,老臣头疼得厉害,想先出去休息一下。”

    李二点点头。

    王珪撒丫子就往外跑。

    半晌,大殿外传来王珪焦急的声音:“那谁,快来搀我一下,我要出宫,我要去支取我存在天地钱庄的开元通宝,去晚了就晚了。”

    闻言,在场的人才反应过来。

    “陛下,老臣的眼睛瞎了,请准许我去找太医看看。”

    “陛下,我腿疼!”

    “陛下,我娘子今日生产,我要回去陪着。”

    “陛下,我孙子摔断了腿,我必须要出宫一趟!”

    “陛下……”

    一瞬间,朝臣们找了各式各样的理由,走得七七八八。

    大殿上,没剩下多少人。

    李二瞥了长孙无忌一眼,满脸愤怒。

    突然,他回头,看向杜荷,“荷儿,此事,你早有预测对不对?”

    杜荷上前,淡淡地说道:“父皇,此事,正是儿臣当初预言的六大弊端之一。”

    李二皱眉问道,“此事,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杜荷分析道:“父皇方才也看到了,饶是这些文武大臣,听到消息时,也不能平静,着急去天地钱庄将自己的开元通宝支取出来,想必现在消息已经散播了出去,百姓们只怕比大臣们还要慌张百倍,可以想象,将会人心惶惶,然而,天地钱庄只有区区五百万贯的本金,人们存在天地钱庄的,有一部分还是土地、房屋,一时变不成开元通宝,一旦支取的人过多,天地钱庄拿不出开元通宝,到时候,天下大乱……”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边关急报,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